首页 法院简介 工作动态 工作简报 以案释法 裁判文书 法律法规 信访通讯 诉讼指导 12345在线服务 预决算公开
邮箱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前沿观察
隐名出资法律性质研究
发布日期:2021-09-29      浏览
隐名出资法律性质研究
 
论文提要:
关于投资者隐名向公司出资的性质问题,目前学术界有不同的观点。本文首先试从隐名出资的概念、历史、原因等方面区分隐名出资人与隐名股东概念的区别与联系以明晰隐名出资的概念特征。并通过对隐名出资与类似制度的对比,阐明作者观点即隐名出资的法律性质适用代理制度。最后在分析隐名出资的法律关系中得出结论,隐名出资可以适用代理制度的相关规定。本文分为四个部分。第一个部分介绍了隐名出资的历史起源与产生原因;第二个部分本文归纳了隐名出资的概念和法律特征,并对隐名出资人与隐名股东概念进行了辨析;第三个部分论述了隐名出资与类似制度的关系;第四部分在隐名出资的法律关系中再次确定了隐名出资的性质即使用代理制度的相关规定。全文共5919字。

(一)隐名出资历史起源

从历史的发展角度看,在商事合伙领域中的隐名合伙制度通常被认为是隐名出资现象的起源,其最早的渊源可以追溯到十一世纪康孟达契约(Commonda),即中世纪实行在意大利港口的契约。在这一契约中,合伙人中的一方将财产交于另一方合伙人经营管理,其中提供资金的合伙人并不介入财产的经营活动中,仅仅以其投资额承担风险,而另一方承担经营风险的合伙人则承担无限责任,最后通过双方约定的方式分配利润。[1]在这种方式的经营模式中,隐名投资者仅在其投资范围内承担有限责任并不参与经营活动且按最初的约定分负盈亏。
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变革,十五世纪起康孟达方式逐渐发展成为两种模式,隐名合伙和两合公司。现如今社会经济高度发展的现状下,隐名投资的方式随着人们日益高涨的投资积极性而广泛出现在社会经济的各个角落中。

(二)隐名出资产生原因

在我国,由于投资人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实现,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不断发展完善,在我国有限责任公司的经营活动中,隐名投资成为了一种越来越普遍存在的投资方式。这其中既有市场、社会的因素,也有投资者主观的原因,同是立法和制度也是一部分原因。部分隐名投资是正当的经营策略,但也有对法律限制性规定的规避的可能,亦有可能出于逃债等非法目的。其主要的情形有以下四点:
1、规避行业准入限制。
    过于严格的行业准入限制成为了隐名出资成长的土壤。例如法律对于出资主体的限制[2],对于出资人数的限制[3],对于投资比例的限制[4]等。
2、利用显名股东的人脉及渠道占领市场,寻求本地优势。
3、以显名股东之名可以享受当地招商引资或其他优惠政策。
4、办理相关手续方便。

二、隐名出资概念

(一)隐名出资概念

“隐名出资”这一概念由于各国的认识和处理方式存在差异,各国在立法中对其各有定义,国际上至今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界定标准,且学术界对此也没有达成一个统一的意见形成定义。笔者认为,“隐名出资”可以看做兼容了“隐名”特征的“出资”行为。其本质在于出资人期望自己的投资能够获利的同时又因为种种事由不将自己的身份公之于众。公司法中的“隐名”指“未将姓名或名称登记记载于有限责任公司商事公示性文件资料中,该等公示性文件资料包括但不限于公司章程、股东名册、工商登记资料等”。而“出资”的定义为“股东(发起人和认股人)在公司设立或增加资本时,为取得股份或股权,根据协议的约定以及法律和章程的规定向公司交付财产和履行其他给付义务”。我们将上述两个定义结合起来,得到对“隐名出资”的初步理解,即投资人已经向公司交付财产和履行其他给付义务以期待获得收益的同时未将自己的姓名或名称记载于公司商事公示文件资料中。但是如果要更加正确深刻的理解“隐名出资”的概念,我们的理解需要从广义和狭义两个方面进行区分。首先从广义的角度来说,隐名出资指出资者中,部分或全部的出资者为隐名出资的现象。狭义的隐名出资则指隐名出资人实际认购出资但公司的各类公示性文件记载的出资人却为其他显名股东的法律现象,其中包括公司章程、股东名册以及其他工商登记材料。为了论述的方便,本文所称隐名出资采狭义上隐名出资的概念,即下文所称隐名投资指的是隐名出资人实际认购出资但公司的各类公示性文件记载的出资人却为其他显名股东的法律现象。

(二)隐名出资法律特征

1、投资主体具有隐蔽性。
隐名出资中实际存在两个主体,即根据契约关系产生了隐名出资人与显名出资人。这两个主体之间实际存在的关系是民事合同关系。体现为公司名义上的股东并不是公司的实际出资人。此时对于股东资格的认定,不但要考虑股东出资等实质要件,同时也要考虑公司公示性文件中的记载等形式要件。通常情况下同时具备实质要件与形式要件才可以被认定为股东,隐名投资中的隐名出资人只具备实质要件,显名股东则只具备形式要件,这种投资主体差异导致了在司法实践中处理股东资格认定、出资瑕疵、股权转让等问题时所面临的复杂情况。
2、出资标的具有特殊性。
隐名出资人出资的主要形式为货币,以登记产权转移为形式要件的权利、技术、实物等不作为其出资形式。隐名出资人采用隐名方式进行投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而以不动产产权等出资,必须要进行产权登记手续,这样就与违背了隐名投资人采取隐名投资的方式的初衷,故以登记产权为形式要件的技术、权利、实物不可以进行隐名出资。
3、隐名出资人主体具有多样性。
自然人,公司都可以作为隐名出资人。
4、隐名出资方式具有多样性。 
隐形出资人可以自己从事公司的经营而以他人的名义出资;也可以以他人名义出资同时也不参与公司实际经营,只收取投资利润。可以与显名出资人协商之后以其名义出资,也可以自己接冒用他人名义进行投资不经协商。
 

三、隐名出资与类似制度关系

(一)隐名出资与隐名合伙

由隐名出资的起源来看,其与隐名合伙有着不可分离的关系。
隐名出资滥觞于隐名合伙,其继承的隐名合伙的特点有以下几个方面:隐名合伙的出资者不参与经营,在出资限度内承担有限责任,盈亏也根据约定按比例分配。隐名合伙的财产责任有较为明确的规定。[5]
然而隐名出资与隐名合伙也有明显区别:隐名出资在出资主体上,可以出资于一人公司、有限责任公司、股份有限公司、合伙企业以及其他经济组织,而隐名合伙只能投资于合伙;隐名出资中,隐名出资人可以通过代持协议与名义股东约定投资收益和管理权限的归属,而隐名合伙只能是隐名出资人出资,经营管理的事物全部由名义合伙人负责。
现在隐名合伙也算作狭义的隐名出资,故隐名出资在隐名合伙的部分与其重合,然而隐名合伙的制度不能完全移植于隐名出资制度的适用。

(二)隐名出资与信托制度

我国《信托法》第二条规定了信托的含义:信托,是指委托人基于对受托人的信任,将其财产权委托给受托人,由受托人按委托人的意愿以自己的名义,为受益人的利益或者特定目的,进行管理或者处分的行为。
信托制度的最主要特征即信托财产的独立性原则以及受托人不承担任何风险与损失。作为不同的法律制度,信托制度与隐名出资的相同之处,即两者易混淆之处在于:首先,实际出资人可以隐名以第三人名义出资;其次,实际投资人可以委托第三人代为行使相应的财产权利;再次,投资的收益和风险归属实际投资人。
然而,信托制度与隐名出资制度仍有很大的差异。首先,财产的所有权不同:信托制度的主要特征在于财产的相对独立,在英美法律制度中,信托财产的所有权可分为两种不同的情况,受托人享有法定所有权,受益人享有受益所有权或衡平法所有权。[6]然而大陆法系学者通常理解为,“受托人享有信托财产的名义所有权,受益人享有信托财产的实质所有权或者受益所有权。”[7]尽管大陆法学学者有不同看法,然而对于信托财产所有权的主体并非委托人这一点上达成了一致的意见,并为各国立法所纳入。例如,我国台湾地区《信托法》第一条规定“称信托者,谓委托人将财产权转移或为其他处分,使受托人依信托本旨,……管理或处分信托财产之关系。”第九条规定“委托人因信托行为取得之财产权为信托财产。”我国《信托法》第二条规定“委托人……将其财产权委托给受托人”,尽管对于“委托给”是否代表财产权的转移尚有争议,但是委托人对信托财产不享有民法上的所有权己经形成共识。然而,隐名股东一般并无转移财产权的意思表示,隐名股东通常希望在借用第三人名义的同时仍然享有相应的股东权利。其次,信托或投资后财产的独立程度有所不同:设立信托后,财产完全脱离委托人的管理,信托的精髓也在于此,即信托财产独立于委托人,完全由信托人进行经营运作。委托人虽可以与受托人约定保留对财产一定的权利,但并非全部,否则受托人完全成为委托人的傀儡,将有违信托制度的内涵和制度价值。然而与此完全不同,隐名出资人作为实际出资人隐名出资的目的即在于间接的管理公司,实现对公司财产的管理,名义股东享有的任何权利均可通过代持协议由实际出资人享有。
由此可见,隐名出资与信托制度根本属于不同的制度范畴,不应受到相同的信托制度的相关规则转适用于隐名出资。

(三)隐名出资与代理制度

大陆法系的代理制度可追溯至罗马法时代,然而罗马法时代的代理制度在今看来即间接代理制度。格劳秀斯在《战争与和平法》一书中才开始明确提出:代理人的权利直接来源于本人,他的行为基于本人的委托。[8]为德国民法所倡导的代理无因性理论,其实是德国民法对商事委托代理实践经验的接受与推广。王泽鉴先生这样总结代理权和基础关系(内部关系)之间的联系:前者系法律上之能权,在一定的条件下,得直接对另一法律主体产生一定的法律效果;后者则在决定某人得以直接效力为他人计算而行为他人计算而行为,使该他人因此对行为人取得权利或负担义务。[9]在大陆法系民法上,代理往往被认为是以被代理人名义进行,后果由被代理人承担的法律行为(直接代理)。
严格地说,英美法并无“商事代理”一说,正如其没有体系意义上的民法与商法的区分,但并不能因此认为,英美法上不存在来自于商事实践的委托代理制度。根据代理人在交易中是否披露本人的姓名和身份,英美法上的代理被分为三种形式:(1)显名代理;(2)隐名代理;(3)不公开代理人身份的代理。
隐名出资的股东一定借用显明股东的名义。其他股东与第三人不知隐名股东与显明股东之间代持协议的,形成被代理人身份不公开的代理关系;其他股东明知隐名股东与名义股东之间代持协议的,形成了隐名代理关系;在公司没有其他股东时,不存在任何代理关系。
由此可见,隐名股东与显明股东之间的关系可以适用代理制度的相关规定。

(四)小结

    通过上述分析,隐名股东与显明股东之间的关系可以适用代理制度的相关规定。
 

四、隐名出资法律关系

(一)隐名出资人与名义股东之间的法律关系

隐名股东与名义股东之间根据代持协议发生法律关系。根据隐名股东是否参与公司的管理分为两种情况:(一)其他股东与第三人不知隐名股东与显明股东之间代持协议的,构成被代理人身份不公开的代理关系;(二)其他股东明知隐名股东与名义股东之间的代持协议,此时构成隐名代理。我国《合同法》402条的规定属于隐名代理,该条规定:“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在委托人的授权范围内与第三人订立的合同,第三人在订立合同时知道受托人与委托人之间的代理关系的,该合同直接约束委托人和第三人,但有确切证据证明该合同只约束受托人和第三人的除外。”[10]
此时无论哪种情况均隐名股东为被代理人,名义股东为代理人,代理内部关系由代持协议规定,外部名义股东以被代理人名义即隐名出资人名义为法律行为,双方为委托代理法律关系。

(二)隐名出资人与公司其他股东之间的法律关系

此时也要分为两种情况讨论:
1、公司其他股东不知隐名出资人与名义股东之间的代持协议:由于我国的有限责任公司属于社团法人,具有一定的人和性,是股东为获得投资利益二自愿组成的团体,若其他股东不知代持协议,则认为其他股东与名义股东之间具有在管理经营公司过程中公司法和公司章程规定的权利义务,但与隐名出资人之间并不发生法律关系。
2、公司其他股东知晓隐名出资人与名义股东之间的代持协议或者隐名出资人欲将其身份显露于外,要求公司承认其股东身份,直接向公司主张公东权利,并要求对公司行使经营管理权时,这时则会在隐名出资人与其他股东之间发生法律关系,一般表现为隐名股东的资格确认或股权归属纠纷的形式。此时要根据公司法考察隐名出资人实际的出资以及其他股东的意见。

(三)隐名出资人与第三人之间的法律关系

隐名出资人与第三人的法律关系与上面相同,同样适用代理制度的规范。所以在一般情况下不发生法律关系。然而,根据商事外观主义,名义股东为记录在股东名册显露于外的出资人,故隐名出资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名义股东处分股权时可能出现效力问题,即公司法司法解释(三)26条的规定,此时,可能会涉及隐名出资人与名义股东间纠纷。还有一种情况即隐名出资人与第三人之间签订有关股权转让或处分财产的协议,此时若合同不违反《合同法》的规定即为有效,但是否发生物权效力(即股份转让效力)则应依具体情况分析,若隐名出资人的股东身份得到了确认则发生效力;反之不然。

结论

    通过上述分析,隐名出资无论与名义股东、公司其他股东、第三人之间的法律关系可以完全适用代理制度的相关规定,故隐名出资的法律性质为代理。
 


[1][美] 哈罗德 J.伯尔曼著:《法律与革命――西方法律传统的形成》,贺卫方等译,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
社,1993 年版,第 429 页
[2]如我国《公务员法》第五十三条规定公务员不得从事或参与营利性活动,又如我国《公司法》第六十一条规定禁止董事、经理对与其所任职公司经营同类业务的经济组织进行投资
[3]如我国《公司法》第二十四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由五十个以下股东出资设立”
[4]据《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规定,设立中外合资、中外合作企业,只有外商投资比例占注册资本不低于25%方可享受税收优惠政策。
[5] 陈红《探析公司隐名投资的现状与规范》,载《政治与法律》2003年
[6] Andrew Lwobi,Essential Trusts,武汉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3页。
[7] 何宝玉著:《信托法原理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3页。
[8] [英]施米托夫:《国际贸易法文选》,赵秀文译,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3年版,第370、371页。
[9] 王泽鉴:《民法学说与判例研究》(第4册),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5页。
[10] 江平主编《民法学》(第二版),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166页。
责编:大宣 来源:
关于我们 | 辽ICP备05011492 |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05-2008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