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院简介 工作动态 工作简报 以案释法 裁判文书 法律法规 信访通讯 诉讼指导 12345在线服务 预决算公开
邮箱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前沿观察
人工智能在服务审判中的作用及前景
发布日期:2021-09-27      浏览
人工智能在服务审判中的作用及前景
论文提要
人工智能与其他新兴事物一样,在诞生伊始争议与赞美总是并存的,但是随着理论与技术的日益成熟,人们越来越意识到人工智能带来的革新是无法想象的,如今人工智能已进入了千家万户、各行各业。如今,人工智能在各级法院都有广泛的应用,在提高法院审判效率、维护司法公信力等方面都有很大意义。当然,人工智能的道路任重道远,需要不断地完善与发展,相信未来在审判领域人工智能的辅助作用会越来越大。全文共6037字。
 
主要创新观点
目前,人工智能在司法审判领域的应用比较广泛,在提高司法效率、维护司法公信力、降低司法成本等方面的作用突出。人工智能虽说也有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是笔者相信未来人工智能在司法审判领域将会越走越远,也会越来越完善,相信事物总会向好的一面发展。人工智能的前景非常明朗,它可以辅助法官的司法审判工作,但是绝不可能代替法官行使职权。
 
引言
人工智能与其他新兴事物一样,在诞生伊始争议与赞美总是并存的,但是随着理论与技术的日益成熟,人们越来越意识到人工智能带来的革新是无法想象的,如今人工智能已进入了千家万户、各行各业。正如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智慧法院暨网络法治论坛”中提到的那样——我们把信息技术和司法改革称为中国法院现代化的车之两轮、鸟之两翼。没有信息化就不可能实现中国法院审判体系、审判能力现代化,也就是不可能实现中国法院的现代化。([1])如今,人工智能在各级法院都有广泛的应用,在提高法院审判效率、维护司法公信力等方面都有很大意义。当然,人工智能的道路任重道远,需要不断地完善与发展,相信未来在审判领域人工智能的辅助作用会越来越大。
 
一、人工智能在诉讼各阶段中的作用
(一)人工智能方便诉讼,提高法院司法效率
为了方便诉讼、提高司法效率,网络技术以及现代科技无不贯彻于现代法院诉讼的各个阶段,从立案到审判再到执行,人工智能或多或少都有涉及。
利用“互联网+”技术,我国法院在立案阶段采取了很多措施来便利当事人采取诉讼。比如,早在2015年6月我国福州市两级法院与平潭法院就陆续在立案大厅架设了自助服务机,充分借鉴银行ATM机模式,在这个机器上当事人可以自助办理立案、案件查询、事务办理、文书打印等服务,([2])当事人免去了排队之苦,更加方便快捷。现在,由于全国采用的是立案登记制度,很多地区的法院为了方便当事人,采用网上立案,当事人可以在网上足不出户地完成立案程序,免去了当事人来回奔波之苦,也减轻了法院立案大厅的压力。
审判阶段对于信息技术的应用就更加广泛。比如,简单的法条搜索和案例搜索就是最初始的互联网技术的应用;案件在立案之后会直接通过网络传输将具体信息传到法官手里,法官可以预先了解熟悉案件,甚至在纸质卷宗到达之前就可以开始工作,节省了案件处理的时间;在庭审过程中,我国目前部分法院运用“音字转化”系统,减轻了书记员记庭的负担,提高庭审效率。([3])原来法院庭审过程中的记录往往靠书记员的速录,速录的速度因人而异,如果语速过快往往会记不全、错误也很多。现在采用“音字转化”系统会自动采集庭审中的语言信息将其转化为文字,速度快、准确率高。
执行阶段对于互联网信息技术的应用比较多,尤其对于提高执行效率,缓解执行矛盾有很大意义。比如,在执行“四查”,即查房产、查车辆、查存款、查股权,现在我们院除了查房产之外,其余三项都与各个机构进行了联网操作,也就是说可以在法院自己的电脑里查到被执行人的相关财产信息了。不需要像以前那样一个机构一个机构地跑,查存款则是一个银行一个银行地查,难免有疏漏,效率不高,当事人也怨声载道。执行效率提高了,同时缓解了执行员的压力;执行“黑名单”的施行也离不开信息技术,执行员通过网络将被执行人的姓名与身份证号录入“黑名单”系统之后,系统自动与铁路、航空、银行等系统联网,使列入“黑名单”的被执行人无法贷款、购买高铁票、飞机票等,从而促使被执行人偿还债务;近日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人民法院创新“失信定制彩铃”,与移动、联通、电信公司联络合作,通过对“老赖”手机定制编辑彩铃的方式施以惩戒。([4])
信息技术贯穿于法院的各个诉讼阶段,提高司法效率。
 
(二)人工智能促进法院更加公开透明、公正司法
立案阶段的“电脑随机分案”制度就是对数字化、信息化系统的很好应用,以往采取人工分案的制度弊端很多,一是速度慢、效率低,毕竟人脑快不过电脑;二是人情案、关系案的产生,导致司法不公层出不穷。现在利用技术,系统完全根据法官的办案指标和新收案件数,自动计算法官的工作量,随机将案件分配给所属审判团队的法官。系统的应用大大避免了人工分案的弊端,维护了司法公信力。
“司法文书上网”是审判阶段司法公开透明的一大体现。现在笔者所在法院要求司法文书要一律上网,也就是说民事判决书等一系列裁判文书通过内网系统上传之后,系统会先将当事人个人信息等抹除掉之后传至外网,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外网查询到相关裁判文书,促进民主监督,保证司法公正。
(三)人工智能降低成本,避免资源浪费
法院系统的数字化应用,大大减少了纸张的使用量,避免了资源浪费,降低司法成本。
案件的卷宗归档往往是法院最繁重的工作之一,一是档案的整理比较耗费时间和精力,卷宗需要书记员排序、打码、装订之后才可以归档,这占用了书记员很大一部分时间;二是档案保存比较占地方,笔者所在法院就有两个大型的档案室,基本上占用了一层楼的空间;三是档案的保存还需要考虑安全性,采取专门的安保力量;四是档案调取也比较麻烦,虽说已经排好序,但是最终也需要人工进行查找,费时费力。近期,法院正在开展档案电子化归档工作,预期年底前全部完成。([5])也就是说未来所有的卷宗都通过扫描形成电子档案,带来的好处不言而喻。不仅不占用空间,而且查找起来也很方便,只要加密技术做的好,安全性也有保障。
在执行阶段,现在法院基本可以做到直接在网上对被执行人的银行账户实行查封工作,不需要像以往那样要跑到银行下达一个纸质手续,而是全部电子操作,真正实现无纸化办公。
 
二、现阶段人工智能发展的不足与改进
我国法院系统的人工智能发展迅猛,但不得不承认在某些领域仍然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在使用的过程中也有一些不足以及可以改进的地方。
(一)人工智能系统需要进一步细化与完善
辽宁地区的基层法院现在采用的内网系统速度较慢,笔者经常会听到业务庭的书记员抱怨系统太慢,经常打开一个网页需要半天的时间,这直接拖慢了他们录入系统的速度,影响了工作效率。即使在速度正常的情况下小问题也不断,会有选项不全面、无法保存等问题。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由于辽宁地区的系统做了一些改变,导致两个系统之间数据导入出现了问题,旧系统的数据没有完全传输到新系统中,所以有时在新系统中查找不到某些案件。
执行系统中的“四查”虽然与之前相比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但仍需继续努力。现在笔者所在法院对于“四查”也只能做到“查”与“部分封”的阶段,就是说查询能完全做到,但是一旦想查封,就必须要跑一趟相关部门。目前银行存款理论上确实能从网上进行查封,但是不知何故,某些情况下仍是无法实行网上操作的,并且这不是个例。既然“封”都无法完全做到,那就更别提“扣划”了,目前笔者所在法院只能对工商银行等几家银行的账户存款做到网上“扣划”。
因为无法做到网上“扣划”,有时因为成本问题,虽说已经查封,但迟迟无法执行回来。举个例子,我院有一个执行案件确实在网上已经查到在浙江某地的银行被执行人有5000元的银行存款,已经通过网络进行了查封,但是要扣划回来的话需要两名被执行员亲自到浙江下达手续并扣划,这就牵涉到一个执行成本的问题,如果真的去了恐怕这5000元都不够来回的成本,如果不去执行人不会谅解,就会以为不公平不公正,这是个两难的局面,“值不值得”确实是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所以,如果未来 “划”能够在网上进行,那就更完美了。
在与我院执行员的交谈过程中,大家普遍反映银行查封系统还有一个不便之处,在法院系统这边网上查封之后,如果想将钱划走,必须法院这边先解封,然后银行才能协助将钱划走,也就是说在执行员到达银行准备扣划的同时,院里还必须留一个人先通过法院网将存款解封,然后再立即将存款划走,时间要算好,否则法院这边不解封,银行无法执行接下来的操作。如果在去银行之前提前解封也是不安全的,有可能被执行人打时间差趁机将执行款转移走。
总之,人工智能系统在细节处理上还需要进一步完善。
 
(二)人工智能系统需要快速更新,与社会发展速度相匹配
现代社会发展太过迅猛,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肯定无法与之相匹配,这就需要系统不断更新,但是往往有时更新的速度不够,无法适应发展,给基层法院的工作带来诸多不便。
人工智能语音识别技术运用于庭审中,实现在庭审过程中对法官、原告、被告、犯罪嫌疑人、证人等各方的语音内容自动实时识别成文字,提高了庭审效率。但同时由于我国语言的博大精深,以及现代网络用语的层出不穷,有时“音字转化”系统会识别不出来,比如方言,我国各地的方言差异性很大,语音语调不尽相同,“音字系统”会失效。所以,这就要求人工智能语音识别技术能够及时更新,甚至可以通过互联网进行自我学习。
 
(三)人工智能发展的同时要注重数据保护,做到安全与效率兼顾
人工智能给法院带来的好处不言而喻,但是在提高效率的同时,我们不得不注意对相关数据的保护,尤其是涉及国家安全、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等方面要特别注意。([6])现代社会技术革新很快,黑客们也会利用各种网络漏洞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在不久之前发生的“勒索病毒”事件就要给大家敲响一个警钟,当时病毒的传播面之广、速度之快令人惊讶,被感染的机构网络数据被加密锁定,给正常的工作带来巨大影响,部分机构甚至无法正常工作,损失惨重。虽然此次病毒的主要目的是将相关数据锁定,无法正常读取,从而勒索钱财,但是难保数据在这一过程中被泄露。而这次病毒能够传播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微软方面的相关漏洞,后来微软及时发布了漏洞的补丁,才使病毒没有进一步扩散,但是之前的损失已经无法挽回。
综上,发展人工智能的同时,要加强对电子数据的保护,网络安全与司法效率同等重要。
 
三、人工智能在司法审判领域的前景
由于我国人工智能起步比较晚,所以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人工智能在司法审判中的发展空间仍然比较大,前景很广。人工智能在司法审判中的运用比例越来越高,大大提高了司法效率,但是法官是不可替代的,人工智能只能起到辅助作用,绝对不可能完全代替法官。
 
(一)人工智能未来可以减少司法裁量的差异性
我国目前法官的自由裁量权比较大,由于各个地区的差异性以及法官的理解程度不同,这就可能带来同案不同判的结果。比如说精神损害赔偿金额一直是一个争议性比较大的领域,目前为止我国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这就导致往往相同情形的案件在不同地区,精神损害赔偿金额相差很大。由于我国也不是判例法国家,不需要遵循先例,即使在同一地区的不同法院之间,相同案例的精神损害赔偿也不尽相同。差异性裁判由此产生,会带来一定的不公正。
在刑事审判过程中,量刑的差异性那就更大了,量刑的情节等全靠法官自由裁量、自己把握,每个法院的量刑标准往往就是本院审委会开会讨论通过即可,因此每个法院之间相同案件会有不同的量刑标准,这也会带来司法不公正性,甚至司法腐败。
未来人工智能的引入会减少这种司法裁量的差异性。由于人工智能的记忆量巨大,计算和搜索能力都很突出,所以如果预先输入一些模块,比如侵权人主观目的、受害者、伤害程度、侵权人与受害者的关系、受惊吓的外在表现和将来可能造成的不利后果、损害等([7]),这样人工智能就会根据以往的经验推算出目前案件的赔偿金额。同时,人工智能也与互联网相连,实时更新,会根据社会发展不断合理地判断赔偿金额。
 
(二)人工智能未来能够预测审判结果,辅助法官判案
欧美发达国家在人工智能预测审判结果方面做得比较超前,也有了一定的成效。法官大多需要频繁阅读大量法律文书,颇为繁琐,人工智能的应用为法官的工作带来便捷。未来人工智能会首先阅读大量史料,法律条文,之前的判例,然后就扮演法官助理的角色,法官可以与智能机器人对话,它能迅速给出答案并索引来源。比人工助理知识量更大,反应更快,([8])从而预测未来审判结果。同时,人工智能在与人类的对话中,还能够不断学习完善自己,提高自己准确率。
 
(三)人工智能只能起到辅助作用,不可能完全代替法官
人工智能在记忆、反应速度和搜索能力方面是毋庸置疑的,任何一名法官都不可能与之相媲美,在未来的司法审判中肯定能够提高司法效率。但是人工智能也只能是辅助法官工作,不可能完全代替法官的工作。
司法审判领域的细节有很多,一小块的情节差异,就会导致审判结果差异,([9])很多情节的判断不是输入一个模块就可以解决的,在这方面人脑肯定比电脑强。
法院目前正在积极推行的诉调对接也是人工智能无法完成的,诉调重在一个“调”字,而怎样调则牵涉到方方面面。中国语言文化博大精深,同样的意思用不同的话表达出来,效果完全不一样,这一点人工智能无法做到。而且让双方当事人同时对着一个冷冰冰的机器说话,总归不太现实,也不可能达到预期的效果。调解是一个经验活,需要考虑很多,一个好的调解员不仅要了解法律,还要迅速判断出双方矛盾的焦点,拿出一个令双方都满意的答案,人情世故必不可少,这都是人工智能无法企及的。
人工智能虽然在某些方面优势明显,但要说它比人脑聪明,笔者不敢苟同,毕竟是人类创造了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未来在司法审判领域的发挥作用很大,在提高司法效率方面优势明显,但是也仅仅是个辅助作用,要想代替法官审案是绝对不可能的
 
结语
目前,人工智能在司法审判领域的应用比较广泛,在提高司法效率、维护司法公信力、降低司法成本等方面的作用突出。根据日前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关于加快建设智慧法院的意见》提出“2017年底总体建成、2020年深化完善人民法院信息化3.0版”的智慧法院建设任务。届时,智慧法院的核心应用系统基本成熟,司法信息资源的整合、管理及应用成效显现,信息化保障体系基本完善,信息化与各项审判业务的良性互动格局将初具规模。([10])
人工智能虽说也有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是笔者相信未来人工智能在司法审判领域将会越走越远,也会越来越完善,相信事物总会向好的一面发展。人工智能的前景非常明朗,它可以辅助法官的司法审判工作,但是绝不可能代替法官行使职权。
 
 


([1]) 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将积极推动人工智能在司法领域的应用》
([2])东南网:《福州法院开展智慧法院“ITC”终端助力司法便民》2015-06-25,载http://fjnews.fjsen.com/2015-06/25/content_16281069.htm
([3]) 张广、曲子荣:《人工智能语音识别技术将应用于海南法院庭审》,载《民主与法制时报》2017年6月1日第003 版
([4])齐鲁壹点:《淄博对“老赖”进行通信限制,特制”老赖“版本彩铃》2017-06-11,载http://news.iqilu.com/shandong/shandonggedi/20170611/3579548.shtml
([5]) 许克:《信息化时代的司法与审判》,载《法制与社会》2013年6月(中),第112页。
([6])马修 U. 谢勒:《监管人工智能系统:风险、挑战、能力和策略》,载《信息安全与通信保密》2017年3月,第46页。
([7])关今华:《精神损害赔偿数额的确定与评算》,人民法院出版社2002年版,第177-178页。
([8]) IMYG:《人工智能AI将应用于法院审判,准确率可达 79%》,载http://tech2ipo.com/10033095
([9])张力钊:《机器人法官来啦》,载《前沿》第24页。
([10])新京报:《法院+人工智能,将产生什么化学反应?》,载http://news.xinhuanet.com/tech/2017-05/02/c_1120901306.htm
责编:大宣 来源:
关于我们 | 辽ICP备05011492 |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05-2008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