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院简介 工作动态 工作简报 以案释法 裁判文书 法律法规 信访通讯 诉讼指导 12345在线服务 预决算公开
邮箱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典型案例
王新力诉大连市沙河口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一案
发布日期:2021-09-27      浏览
王新力诉大连市沙河口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一案
 
关键词  腰间盘突出   职业病  不予认定工伤
裁判要点 
王新力在工伤认定申请中陈述“本人患腰间盘突出症,是由于办公场地不平造成的”,沙河口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所作的调查笔录也证实,王新力未曾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或上下班途中受到事故伤害,因此,王新力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十五条规定的因“事故伤害”等应予认定工伤的情形。且根据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中华全国总工会关于印发《职业病分类和目录》的通知(国卫疾控发〔2013〕48号),腰间盘突出症也不属于职业病目录的范畴。故沙河口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判决驳回王新力的诉讼请求。
相关法条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
基本案情
原告王新力系第三人沙区发改局工作人员。2016年3月2日,原告王新力向被告沙区人社局提交工伤认定申请。同日,被告沙区人社局委托大连市劳动能力鉴定中心对原告王新力所称“因办公室地面不平导致腰间盘突出症”的情况进行鉴定。2016年3月3日,大连市劳动能力鉴定中心作出不予受理通知书并送达给被告沙区人社局。2016年3月10日,被告沙区人社局向原告王新力所在单位第三人沙区发改局送达了伤亡事故举证通知书,第三人沙区发改局于2016年3月14日进行了书面答复。2016年4月26日,被告沙区人社局指派工作人员前往原告王新力的工作现场勘验,并向原告王新力同事于锡安、刘琳春、乔荣铸进行调查核实并制作询问笔录。2016年5月9日,被告沙区人社局作出沙人社工伤认字第0316006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裁判结果
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29日作出(2017)辽0203行初172号行政判决:驳回原告王新力的诉讼请求。一审宣判后,原告王新力上诉,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3月26日作出(2018)辽02行终125号行政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本案审查的具体行政行为是被上诉人沙区人社局作出的沙人社工伤认字第031006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首先,关于该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事实是否清楚,适用法律是否正确的问题。《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二)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四)患职业病的;(五)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第十五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二)在抢险救灾等维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动中受到伤害的;(三)职工原在军队服役,因战、因公负伤致残,已取得革命伤残军人证,到用人单位后旧伤复发的。本案中,上诉人王新力在工伤认定申请中陈述“本人患腰间盘突出症,是由于办公场地不平造成的”,被上诉人所作的调查笔录也证实,上诉人王新力未曾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或上下班途中受到事故伤害,因此,上诉人王新力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十五条规定的因“事故伤害”等应予认定工伤的情形。且根据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中华全国总工会关于印发《职业病分类和目录》的通知(国卫疾控发〔2013〕48号),腰间盘突出症也不属于职业病目录的范畴。故被上诉人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关于该不予认定工伤决定程序是否合法的问题。被上诉人于2016年3月10日受理上诉人的工伤认定申请后,书面通知了上诉人和其所在单位,进行了调查核实,并于60日内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以上程序符合《工伤保险条例》及《工伤认定办法》的规定,并无违法之处。关于上诉人提出的鉴定过程中的程序问题,根据《大连市劳动能力鉴定办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市劳动能力鉴定机构作出工伤鉴定结论后,应及时送达给被鉴定人和所在单位。被上诉人没有法定的送达义务。综上,原审法院判决正确,本院应予维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推荐意见
《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认定工伤或视同工伤的情形包括因事故遭受伤害与职业病两大类。这里的 “职业病”,必须是根据《职业病诊断与鉴定管理办法》(卫生部令第91号)和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中华全国总工会关于印发《职业病分类和目录》的通知(国卫疾控发〔2013〕48号)确诊的职业病,与一般医学上或民众生活中所称的“职业病”不完全一致。如长期伏案工作者多发的颈椎、腰椎疾病或教育工作者多发的咽炎等疾病虽然可能与工作性质有关,但因不属于《职业病分类和目录》所规定的范畴,故不能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被认定为工伤,也就不能享受相应的工伤保险待遇。综上,该案例具有较强的普法性与指导性意义。
 
一审合议庭成员:姚江、李健、张春艳
二审合议庭成员:马小红、胡俊杰、李健
案例编写人:马小红
附原审裁判文书:
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7)辽0203行初172号
原告王新力,男,1965年7月9日生,身份证号210204196507090715,汉族,大连市沙河口区发展和改革局职员,住辽宁省大连市沙河口区永平街89号12-6。
被告大连市沙河口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大连市沙河口区中山路393号。
法定代表人张卫东,局长。
委托代理人高仁、张晴,均系该局职员。
第三人大连市沙河口区发展和改革局,住所地大连市沙河口区中山路393号。
法定代表人于锡安,局长。
委托代理人刘琳春,该局副局长。
原告王新力诉被告大连市沙河口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一案,原告王新力于2016年11月3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7年5月4日作出(2016)辽0203行初86号行政判决,原告王新力不服该判决,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10月9日作出(2017)辽02行终366号行政裁定,撤销本院(2016)辽0203行初86号行政判决,发回本院重审。本院于2017年10月25日立案后,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并依法追加了大连市沙河口区发展和改革局为本案第三人,于2017年11月2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王新力、被告大连市沙河口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委托代理人高仁、张晴、第三人大连市沙河口区发展和改革局委托代理人刘琳春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大连市沙河口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沙区人社局”)于2016年5月9日作出沙人社工伤认字第031006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其中,申请人为王新力,核实的基本情况为“本人自述,2007年始,在沙河口区发展和改革局办公室东南角临窗办公,因长期地表不平,导致其体位不正,形成积累性损伤,于2015年4月27日被大连医科大学第一医院诊断为腰间盘突出症,经查‘腰间盘突出症’属实。”并认定王新力受到的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属于不得认定工伤的情形,不予认定为工伤。 
原告王新力诉称,本人基于以下事实向被告沙区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1、办公场地不平(有照片为证);2、地面不平导致本人工作时,体位姿势不正患上腰椎盘突出症;3、姿势不正是腰间盘突出症发病的重要原因(医典著作或百度百科均有描述)。被告沙区人社局委托大连市劳动能力鉴定中心做伤病关系鉴定,但至其作出决定之日,未公开,告知鉴定结果。被告沙区人社局于2016年5月9日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该决定仅认定患腰间盘突出症是事实,对本人提出的其他事实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采取回避态度,没有查实清楚。工作场地本应是平的,不平是因为违规施工,发生了事故,本人使用该场地设施,工作数年患病,就是该事故造成的,同时,用人单位未能举证证明“地面不平不会导致腰间盘突出症”。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工伤认定办法》第十七条的规定,认定工伤符合法律规定。故,请求撤销沙人社工伤认字第0316006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原告王新力提供证据为:照片,拟证明其工作场地地面不平。
被告沙区人社局辩称,不同意原告王新力诉讼请求。具体意见如下:一、原告王新力所述事实不构成工伤。2016年3月2日,原告王新力个人向被告沙区人社局提交工伤认定申请,称其本人在第三人大连市沙河口区发展和改革局(以下简称“沙区发改局”)工作,自2007年始,其在发改局办公室东南角临窗办公,因地面不平导致体位不正,于2015年4月27日经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诊断为“腰间盘突出症”。2016年4月26日,被告沙区人社局指派工作人员前往王新力的工作现场进行实地勘验,并向证人于锡安(沙区发改局局长)、刘琳春(王新力分管局长)、乔荣铸(王新力科长)进行调查核实。经现场勘验,第三人沙区发改局办公室位于沙河口区政府大楼504室,原告王新力的办公桌位于该办公室的东南角临窗位置,其办公桌下座椅前方地面高出约3公分平面,办公桌下地面平坦,座椅下方地面也平坦,并不能导致体位不正,且经向证人调查了解到,原告王新力系第三人沙区发改局主任科员,其在该局物价科负责物价检察工作,自2007年沙区政府大楼建成,原告王新力一直在其座位处进行办公,期间本人没提出因地面问题要求调换办公座位的申请,且在工作期间王新力并没有因为工作安排而导致其受到伤害,经被告沙区人社局向政府其他部门调查了解到,政府楼内存在原告王新力类似办公条件的情况,是因为政府办公楼建筑时铺设的地下电缆所致,每个楼层都存此类情况,但并没有员工因此导致“腰间盘突出症”及身体不适和不良反应(详见调查视频录像)。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认定范围,原告王新力所述情形不属于工伤。二、被告沙区人社局所作出行政行为合法,程序正确。被告沙区人社局在受理原告王新力工伤认定申请当日委托大连市劳动能力鉴定中心对其自称“因办公室地面不平导致腰间盘突出症”的情况进行鉴定,大连市劳动能力鉴定中心向被告沙区人社局出示了不予受理通知书,理由是“申请目的不符合业务受理范围,不予受理”。被告沙区人社局又于2016年3月10日向原告王新力所在单位第三人沙区发改局送达了企业举证,第三人沙区发改局于2016年3月14日进行了书面答复,答复提供了原告王新力办公室座位图,没有指出明确意见,根据原告王新力申请事由及第三人沙区发改局举证答复,被告沙区人社局进行了详细调查核实及现场勘验,认定原告王新力所述其办公桌下座椅前突出的平面不能导致体位不正,也无法造成腰间盘突出,而腰间盘突出也并非职业病范畴。因此,于2016年5月9日作出沙人社工伤认字第0316006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整个行政程序合法、正确。综上所述,被告沙区人社局所作沙人社工伤认字第0316006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符合法律规定,原告王新力请求撤销该决定具体行政行为的理由不成立,应予以驳回。   
被告沙区人社局提供证据及依据为:1、王新力工伤认定申请表,2、关于工伤(视同工伤或因工致伤)认定的申请,3、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CT检查报告单,证据1-3拟证明原告王新力所述其因地面不平导致腰间盘突出症,申请认定工伤的情形;4、关于王新力同志相关情况的说明,5、调查笔录(于锡安、乔荣铸、刘琳春),6、调查照片及视频,证据4-6拟证明原告王新力所述事实不构成工伤;7、委托伤病关系申请书及不予受理通知书,8、受理通知书,9、伤亡事故举证通知书,10、沙人社工伤认字第0316006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证据7-10拟证明被告沙区人社局所作出行政行为合法,程序正确;11、《工伤保险条款》(国务院令第375号),12、职业病目录,拟证明被告沙区人社局所作行政行为依据合法。
第三人沙区发改局述称,同意被告沙区人社局的意见。
第三人沙区发改局未向本院提供证据材料。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证据作如下确认:原、被告提供的证据,与本案事实有关,来源合法,本院对证据效力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原告王新力系第三人沙区发改局工作人员。2016年3月2日,原告王新力向被告沙区人社局提交工伤认定申请。同日,被告沙区人社局委托大连市劳动能力鉴定中心对原告王新力所称“因办公室地面不平导致腰间盘突出症”的情况进行鉴定。2016年3月3日,大连市劳动能力鉴定中心作出不予受理通知书并送达给被告沙区人社局。2016年3月10日,被告沙区人社局向原告王新力所在单位第三人沙区发改局送达了伤亡事故举证通知书,第三人沙区发改局于2016年3月14日进行了书面答复。2016年4月26日,被告沙区人社局指派工作人员前往原告王新力的工作现场勘验,并向原告王新力同事于锡安、刘琳春、乔荣铸进行调查核实并制作询问笔录。2016年5月9日,被告沙区人社局作出沙人社工伤认字第0316006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本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之规定,被告沙区人社局作为辖区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具有作出被诉工伤认定的法定职权。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原告王新力患有的腰间盘突出症,是否应被认定为工伤。《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对职工因事故伤害、患职业病等应予认定工伤的情形作出列举式规定,
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二)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四)患职业病的;(五)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第十五条对“视为工伤”的情形也作出明确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二)在抢险救灾等维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动中受到伤害的;(三)职工原在军队服役,因战、因公负伤致残,已取得革命伤残军人证,到用人单位后旧伤复发的。
本案中,原告王新力显然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的应“视同为工伤”的三种法定情形,对此,各方均未提出异议。被告沙区人社局提举的调查笔录可以证实,原告王新力未曾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或上下班途中受到事故伤害,因此,原告王新力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的因“事故伤害”应予认定工伤的情形。在行政程序中,就原告王新力的病情与工作是否有因果关系等专业技术问题,被告沙区人社局已向大连市劳动能力鉴定中心申请鉴定,该鉴定中心认为其申请不符合《大连市劳动能力鉴定办法》规定的鉴定受理范围,不予受理,即没有技术结论足以支持原告王新力的疾病系工作原因造成,或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因此,原告王新力亦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的其他情况。综上,原告王新力的情况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的情形中被逐一排除。在此基础上,被告沙区人社局对原告王新力作出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当属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关于原告王新力主张被告沙区人社局鉴定环节存在违反程序、超越职权一节,因被告沙区人社局系鉴定委托人,大连市劳动能力鉴定中心在此基础上的送达程序符合法律规定,被告沙区人社局就鉴定环节的相关行政行为符合法定程序、并未超越职权,原告王新力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被诉行政行为合法,原告王新力的请求撤销之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王新力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王新力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姚      江
审  判  员    李      健
审  判  员    张  春  艳
 
          二○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张  新  传
                       

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8)辽02行终12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新力,男,1965年7月9日出生,汉族,大连市沙河口区发展和改革局职员,住大连市沙河口区永平街89号12—6。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大连市沙河口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大连市沙河口区中山路393号。
法定代表人钟国成,局长。
委托代理人高仁,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张晴,该局工作人员。
原审第三人大连市沙河口区发展和改革局,住所地大连市沙河口区中山路393号。
法定代表人于锡安,局长。
委托代理人刘琳春,副局长。
上诉人王新力因工伤认定一案,不服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法院(2017)辽0203行初172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王新力,被上诉人大连市沙河口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沙区人社局)的委托代理人高仁、张晴,原审第三人大连市沙河口区发展和改革局(以下简称沙区发改局)的委托代理人刘琳春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原告王新力系第三人沙区发改局工作人员。2016年3月2日,原告王新力向被告沙区人社局提交工伤认定申请。同日,被告沙区人社局委托大连市劳动能力鉴定中心对原告王新力所称“因办公室地面不平导致腰间盘突出症”的情况进行鉴定。2016年3月3日,大连市劳动能力鉴定中心作出不予受理通知书并送达给被告沙区人社局。2016年3月10日,被告沙区人社局向原告王新力所在单位第三人沙区发改局送达了伤亡事故举证通知书,第三人沙区发改局于2016年3月14日进行了书面答复。2016年4月26日,被告沙区人社局指派工作人员前往原告王新力的工作现场勘验,并向原告王新力同事于锡安、刘琳春、乔荣铸进行调查核实并制作询问笔录。2016年5月9日,被告沙区人社局作出沙人社工伤认字第0316006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原审法院判决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之规定,被告沙区人社局作为辖区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具有作出被诉工伤认定的法定职权。本案争议焦点在于,原告王新力患有的腰间盘突出症,是否应被认定为工伤。《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对职工因事故伤害、患职业病等应予认定工伤的情形作出列举式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二)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四)患职业病的;(五)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第十五条对“视为工伤”的情形也作出明确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二)在抢险救灾等维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动中受到伤害的;(三)职工原在军队服役,因战、因公负伤致残,已取得革命伤残军人证,到用人单位后旧伤复发的。本案中,原告王新力显然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的应“视同为工伤”的三种法定情形,对此,各方均未提出异议。被告沙区人社局提举的调查笔录可以证实,原告王新力未曾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或上下班途中受到事故伤害,因此,原告王新力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的因“事故伤害”应予认定工伤的情形。在行政程序中,就原告王新力的病情与工作是否有因果关系等专业技术问题,被告沙区人社局已向大连市劳动能力鉴定中心申请鉴定,该鉴定中心认为其申请不符合《大连市劳动能力鉴定办法》规定的鉴定受理范围,不予受理,即没有技术结论足以支持原告王新力的疾病系工作原因造成,或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因此,原告王新力亦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的其他情况。综上,原告王新力的情况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的情形中被逐一排除。在此基础上,被告沙区人社局对原告王新力作出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当属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关于原告王新力主张被告沙区人社局鉴定环节存在违反程序、超越职权一节,因被告沙区人社局系鉴定委托人,大连市劳动能力鉴定中心在此基础上的送达程序符合法律规定,被告沙区人社局就鉴定环节的相关行政行为符合法定程序、并未超越职权,原告王新力的主张,不予支持。综上,被诉行政行为合法,原告王新力的请求撤销之理由不成立,该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王新力的诉讼请求。
王新力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主要理由是:被上诉人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存在以下三种不合法的情形:一、用人单位在法定期限内在否认工伤事实上举证不能;劳动能力鉴定中心在否定工伤事实上举证不能。二、按照《大连市劳动能力鉴定办法》的规定,对市级鉴定结论不服的可到辽宁省劳动能力鉴定中心申请复议或重新鉴定。被上诉人在未公开、告知大连市劳动能力鉴定中心鉴定结论的情况下直接作出工伤认定,侵犯了上诉人的知情权、申辩权、复议权;三、被上诉人自行对伤病因果关系进行鉴定,因其不是劳动能力鉴定机构,不具有相应的资质,其行为属超越职权。四、本案在立案时,上诉人提交了包括工伤认定申请文件、决定书、劳动能力鉴定委托书、病历证明、报刊资料、照片等证据,但原审判决中关于原告的证据部分只列了照片一项。
沙区人社局答辩认为,坚持原审答辩意见,上诉人不构成工伤,本局行政行为程序合法,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沙区发改局陈述意见称,同意被上诉人的意见,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审查的具体行政行为是被上诉人沙区人社局作出的沙人社工伤认字第031006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首先,关于该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事实是否清楚,适用法律是否正确的问题。《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二)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四)患职业病的;(五)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第十五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二)在抢险救灾等维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动中受到伤害的;(三)职工原在军队服役,因战、因公负伤致残,已取得革命伤残军人证,到用人单位后旧伤复发的。本案中,上诉人王新力在工伤认定申请中陈述“本人患腰间盘突出症,是由于办公场地不平造成的”,被上诉人所作的调查笔录也证实,上诉人王新力未曾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或上下班途中受到事故伤害,因此,上诉人王新力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十五条规定的因“事故伤害”等应予认定工伤的情形。且根据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中华全国总工会关于印发《职业病分类和目录》的通知(国卫疾控发〔2013〕48号),腰间盘突出症也不属于职业病目录的范畴。故被上诉人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关于该不予认定工伤决定程序是否合法的问题。被上诉人于2016年3月10日受理上诉人的工伤认定申请后,书面通知了上诉人和其所在单位,进行了调查核实,并于60日内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以上程序符合《工伤保险条例》及《工伤认定办法》的规定,并无违法之处。关于上诉人提出的鉴定过程中的程序问题,根据《大连市劳动能力鉴定办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市劳动能力鉴定机构作出工伤鉴定结论后,应及时送达给被鉴定人和所在单位。被上诉人没有法定的送达义务。综上,原审法院判决正确,本院应予维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上诉人王新力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马  小  红
审  判  员   胡  俊  杰
审  判  员   李      健
 
二○一八年三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周      丹
 
责编:大宣 来源:
关于我们 | 辽ICP备05011492 |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05-2008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