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院简介 工作动态 工作简报 以案释法 裁判文书 法律法规 信访通讯 诉讼指导 12345在线服务 预决算公开
邮箱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典型案例
原告刘剑刚与被告翟旭、仲梅,第三人仲之红第三人撤销之诉一案
发布日期:2021-09-16      浏览
原告刘剑刚与被告翟旭、仲梅,第三人仲之红第三人撤销之诉一案
 
基本案情
原告刘剑刚诉称,原告为被告仲梅的丈夫,案涉位于大连市西岗区新丽街26-24号2单元3层1号房屋登记在仲梅名下,该房屋系夫妻共同财产。贵院(2016)辽0203民初1966号民事判决对夫妻共有财产进行审理,但没有追加原告作为共有人参与诉讼,这是违法的行为。原告在2017年6月份得知这一情况,7月10日委托我所律师向贵院申请再审。经贵院法官释明法律规定应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我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对当事人双方的诉讼标的,第三人认为有独立请求权的,有权提起诉讼。“第三款规定:“前两款规定的第三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能参加诉讼,但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的,可以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侵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作出该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人民法院经审理,诉讼请求成立的,应当改变或者撤销原判决、裁定、调解书;诉讼请求不成立的,驳回诉讼请求。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撤销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法院(2016)辽0203民初1966号民事判决书。
被告翟旭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系被告仲梅的丈夫,原告长期患有小脑萎缩,有精神障碍,并且对本案涉及的房屋的权属关系是知情的,而且对我方多年来一直心存感恩,因此我认为本案不是刘剑刚本人的真实意思表示。(2016)辽0203民初1966号民事判决适用法律正确,不存在应当撤销的情形。案涉房屋确实系被告翟旭当时为了帮助原告一家人落户,主要是解决孩子上学的问题,将产权临时过户至被告仲梅的名下,并且双方明确约定在处理完入学问题后应当将产权过户归还给翟旭,原告对此不仅知情,而且多年来一直心存感恩。现在原告起诉要求撤销上述判决,于法无据。案涉房屋原告和仲梅是并非买卖购得,也不是单位分与,不属于其二人的共有财产。原告请求撤销(2016)辽0203民初1966号民事判决,已经超过6个月的除斥期间,撤销权已经消灭,原告无权撤销。在贵院2017年2月23日原告与仲梅离婚诉讼案所作笔录中,仲梅就将上述判决当庭提供给原告,并当庭陈述了相关事实,有笔录记录在案,因此原告现在起诉或者按照其起诉状记载的时间提起诉讼均已经超过了民事诉讼法规定的6个月的除斥期间,该撤销权属于形成权,超过6个月除斥期间权利归于消灭。综上,原告请求撤销1966号判决书没有事实依据,也没有法律依据,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驳回。
被告仲梅辩称,不同意原告诉讼请求。案涉房屋是为了我的孩子上幼儿园暂时过户到我的名下,我们之间是有协议的,孩子到了初中就把房子归还翟旭,现在孩子已经上了初三,翟旭要回房子,这么多年没有支付任何资金的情况下,白住了这么多年,对我们这么多年的帮助,我一直心怀感激。这次翟旭要回房子的要求,我认为是合理的。
第三人仲之红称,同意二被告的意见。当初刘剑刚、仲梅结婚时,他们没有能力购买房屋,在这种情况下,我和翟旭商量把案涉房屋借给仲梅他们结婚用,当时刘剑刚和他们家人都是知情的。我认为原判决是正确的。
争议焦点
本案争议的焦点为原告的起诉是否超过了法定的不变期间。
处理情况
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规定:“前两款规定的第三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但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的,可以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作出该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人民法院经审理,诉讼请求成立的,应当改变或者撤销原判决、裁定、调解书;诉讼请求不成立的,驳回诉讼请求。”根据上述法律规定,第三人应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法院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且该期间是属于法定不变期间,不适用诉讼时效关于延长、中止、中断的规定。经本院查明,在原告刘剑刚起诉被告仲梅的本院(2017)辽0203民初217号离婚纠纷一案中,原告刘剑刚与被告仲梅曾于2017年2月23日在本院作过一份笔录,根据该笔录记载的内容,被告仲梅向本院出示了(2016)辽0203民初1966号民事判决书,由此可见,原告刘剑刚于2017年2月23日已经知道(2016)辽0203民初1966号民事判决,原告刘剑刚于2017年11月1日才向本院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已超过六个月的法定期间,原告的起诉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起诉条件,应予驳回。
宣判后,原告不服裁定,提起上诉,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5月16日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社会效果】第三人撤销之诉是我国《民事诉讼法》修改后新增加的诉讼程序,目的是防止当事人串通骗取法院生效裁判文书损害第三人的合法权益。 第三人撤销之诉作为一种事后非常的救济措施,应严格限定适用条件,故在司法实践中如何正确理解和运用这一制度,有着重大意义。
启示经验】第三人撤销之诉是指非因自身原因没有参加到他人之间的审判程序,针对双方当事人之间生效裁决对其不利部分予以撤销的请求。作为一种非常救济制度,对生效裁判的权威性产生了很大冲击,故应严格把握其适用条件。为避免对法律关系造成长期的不稳定,维持裁判公信力,我国《民事诉讼法》对第三人提起撤销诉讼做出了限制,即知道或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且该“六个月”性质上属于法定不变期间,不适用诉讼时效关于中止、中断和延长的规定。本案原告恰为超过六个月的法定期间提起本案诉讼,故原告的起诉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起诉条件,予以驳回。
 
附:
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7)辽0203民初4972号
原告刘剑刚,男,1971年6月7日生,身份证号码210202197106073713,汉族,无职业,住大连市西岗区新丽街24号2-3-1。
委托代理人杨玲燕、李文豪,辽宁见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翟旭,男,1961年2月19日生,身份证号码210105196102194314,汉族,华夏银行员工,住大连市沙河口区兴工南五街17号2-19-10。
被告仲梅,女,1973年6月15日生,身份证号码210204197306150122,汉族,工商银行员工,住大连市沙河口区兰园街36号3-3。
第三人仲之红,女,1964年11月12日生,身份证号码210204196411124300,汉族,工商银行员工,住大连市沙河口区西安路34号1-6-1。
原告刘剑刚与被告翟旭、仲梅、第三人仲之红第三人撤销之诉一案,本院于2017年11月1日受理后,依法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刘剑刚诉称,原告为被告仲梅的丈夫,案涉位于大连市西岗区新丽街26-24号2单元3层1号房屋登记在仲梅名下,该房屋系夫妻共同财产。贵院(2016)辽0203民初1966号民事判决对夫妻共有财产进行审理,但没有追加原告作为共有人参与诉讼,这是违法的行为。原告在2017年6月份得知这一情况,7月10日委托我所律师向贵院申请再审。经贵院法官释明法律规定应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我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对当事人双方的诉讼标的,第三人认为有独立请求权的,有权提起诉讼。“第三款规定:“前两款规定的第三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能参加诉讼,但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的,可以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侵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作出该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人民法院经审理,诉讼请求成立的,应当改变或者撤销原判决、裁定、调解书;诉讼请求不成立的,驳回诉讼请求。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撤销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法院(2016)辽0203民初1966号民事判决书。
被告翟旭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系被告仲梅的丈夫,原告长期患有小脑萎缩,有精神障碍,并且对本案涉及的房屋的权属关系是知情的,而且对我方多年来一直心存感恩,因此我认为本案不是刘剑刚本人的真实意思表示。(2016)辽0203民初1966号民事判决适用法律正确,不存在应当撤销的情形。案涉房屋确实系被告翟旭当时为了帮助原告一家人落户,主要是解决孩子上学的问题,将产权临时过户至被告仲梅的名下,并且双方明确约定在处理完入学问题后应当将产权过户归还给翟旭,原告对此不仅知情,而且多年来一直心存感恩。现在原告起诉要求撤销上述判决,于法无据。案涉房屋原告和仲梅是并非买卖购得,也不是单位分与,不属于其二人的共有财产。原告请求撤销(2016)辽0203民初1966号民事判决,已经超过6个月的除斥期间,撤销权已经消灭,原告无权撤销。在贵院2017年2月23日原告与仲梅离婚诉讼案所作笔录中,仲梅就将上述判决当庭提供给原告,并当庭陈述了相关事实,有笔录记录在案,因此原告现在起诉或者按照其起诉状记载的时间提起诉讼均已经超过了民事诉讼法规定的6个月的除斥期间,该撤销权属于形成权,超过6个月除斥期间权利归于消灭。综上,原告请求撤销1966号判决书没有事实依据,也没有法律依据,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驳回。
被告仲梅辩称,不同意原告诉讼请求。案涉房屋是为了我的孩子上幼儿园暂时过户到我的名下,我们之间是有协议的,孩子到了初中就把房子归还翟旭,现在孩子已经上了初三,翟旭要回房子,这么多年没有支付任何资金的情况下,白住了这么多年,对我们这么多年的帮助,我一直心怀感激。这次翟旭要回房子的要求,我认为是合理的。
第三人仲之红称,同意二被告的意见。当初刘剑刚、仲梅结婚时,他们没有能力购买房屋,在这种情况下,我和翟旭商量把案涉房屋借给仲梅他们结婚用,当时刘剑刚和他们家人都是知情的。我认为原判决是正确的。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规定:“前两款规定的第三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但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的,可以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作出该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人民法院经审理,诉讼请求成立的,应当改变或者撤销原判决、裁定、调解书;诉讼请求不成立的,驳回诉讼请求。”根据上述法律规定,第三人应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法院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且该期间是属于法定不变期间,不适用诉讼时效关于延长、中止、中断的规定。经本院查明,在原告刘剑刚起诉被告仲梅的本院(2017)辽0203民初217号离婚纠纷一案中,原告刘剑刚与被告仲梅曾于2017年2月23日在本院作过一份笔录,根据该笔录记载的内容,被告仲梅向本院出示了(2016)辽0203民初1966号民事判决书,由此可见,原告刘剑刚于2017年2月23日已经知道(2016)辽0203民初1966号民事判决,原告刘剑刚于2017年11月1日才向本院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已超过六个月的法定期间,原告的起诉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起诉条件,应予驳回。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九十二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刘剑刚的起诉。
案件受理费100元(原告已预交),不予收取,退回原告刘剑刚。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郑  黎  黎
人民陪审员    范  春  兰
人民陪审员    任      伟
                               二○一八年一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孙      妥
 
 
责编:大宣 来源:
关于我们 | 辽ICP备05011492 |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05-2008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