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院简介 工作动态 工作简报 以案释法 裁判文书 法律法规 信访通讯 诉讼指导 12345在线服务 预决算公开
邮箱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典型案例
宋长江盗窃、抢劫案
发布日期:2021-04-27      浏览
关键词   携带凶器入户盗窃  抗拒抓捕  转化抢劫 
裁判要点
1、携带凶器入户盗窃,但未显示和使用凶器的,是否构成抢劫罪。
2、在入户盗窃过程中,采取粗暴的盗窃手段和方法,是否构成抢劫罪。
3、被告人的入户盗窃行为被发现被追赶至户外后,为抗拒抓捕而当场对被害人使用暴力,是否转化为“入户抢劫”。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条、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二百六十四条
基本案情
2016年8月11日傍晚,被告人宋长江从瓦房店乘车来到庄河市伺机作案。19时许,宋长江从庄河市区乘坐公交车窜至庄河市徐岭镇杨树房村加油站附近,下车后宋长江带着黑色帽子,随身携带手电筒、剪刀、黑色折叠匕首等作案工具沿路在徐岭镇杨树房村寻找作案目标。2016年8月12日0时许,被告人宋长江沿途寻找到庄河市徐岭镇杨树房村韩岭屯居民潘云华家,等潘家家人入睡后,从后门进入其家中,将西屋的一个手提包拿到后院门口翻找,因没有找到财物,被告人又返回潘云华家西屋,发现被害人潘云华手上戴着金手镯,遂去拽潘云华手上的镯子,将其从炕上拖拽到地上,将仍在沉睡中的潘云华手上戴的金镯子拽走。随后被告人宋长江继续寻找作案目标,又窜至该村任屯的被害人江淑芝家中,趁江淑芝熟睡之际,将其身旁的包盗走,包内装有现金人民币1800元。被告人宋长江从江淑芝家离开后又窜至该屯居民侯宝宏家,等到侯宝宏及家人入睡后,宋长江进入其家中西屋,将一个装有一部白色手机及人民币300元的手提包盗走,随后被告人宋长江又发现被害人侯宝宏脖子上戴着金项链,遂上前强行将其项链拽断夺取,后被侯宝宏发现,侯宝宏起来追撵宋长江至大门外的大街上,与宋长江发生厮打,被告人宋长江拿出事先准备的剪刀朝被害人侯宝宏的手及胳膊等处扎刺,将被害人侯宝宏刺伤,后被告人宋长江被侯宝宏及其邻居控制,被随后赶到的公安民警当场抓获。案发后,涉案赃物均已追还被害人。
裁判结果
庄河市人民法院于2017年5月31日作出(2016)辽0283刑初468号刑事判决:被告人宋长江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上缴国库;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上缴国库。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上缴国库。
宣判后,庄河市人民检察院于2017年7月11日提出抗诉,于2018年3月29日撤回抗诉。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秘密手段,入户盗窃被害人江淑芝财物,其行为构成盗窃罪,与公诉机关指控的意见一致。
关于被告人针对被害人潘云华所实施的犯罪行为一节,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的行为构成抢劫罪,但法院认为,被告人以窃取财物为目的,携带凶器潜入被害人家中,趁被害人睡觉时毫无防范意识的可乘之机,将被害人随身携带的财物窃取。在盗窃过程中,被害人始终处于沉睡状态,对被告人的行为毫无察觉,期间,被告人虽对被害人有过拖拽行为,但不能因为被告人的盗窃手段或方法粗暴,而当然的判定被告人系以暴力的方法抢劫公私财物,或系在盗窃过程中直接对被害人实施暴力而构成的抢劫罪。换言之,被告人的主观犯意自始至终即为秘密窃取公私财物,未曾转化为使用暴力手段劫取公私财物。再者,携带凶器盗窃,不要求被告人显示、暗示凶器,亦不要求对被害人使用凶器,且被告人在盗窃过程中又未曾使用携带的凶器对被害人进行胁迫或实施暴力,故其行为符合盗窃罪在客观方面秘密窃取的重要特征,也是区别于其他侵犯财产犯罪的主要标志,构成盗窃罪。
关于被告人针对被害人侯宝宏所实施的犯罪行为一节,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的行为构成入户抢劫,但法院认为,被告人在进入被害人家中行窃过程中,采取上述同样的粗暴手段致其犯罪行为被被害人发觉,被告人为抗拒抓捕而当场对被害人使用暴力,对此刑法二百六十九条已作出的专门规定,即“犯盗窃、诈骗、抢夺罪,为窝藏赃物、抗拒抓捕或者毁灭罪证而当场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至此,被告人的犯罪状态已由盗窃转化为抢劫。此外,“入户抢劫”要求暴力或者暴力胁迫行为必须发生在户内,本案中被告人被追赶至户外后,方对被害人使用暴力,故其行为构成一般的转化抢劫而不能认定为“入户抢劫”。
推荐意见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对被告人宋长江犯罪行为如何定性问题,生效裁判文书对被告人宋长江多个行为是否构成入户盗窃、转化抢劫、入户抢劫进行了详细阐述,说理逻辑严谨、层次清晰、论据有力,事实认定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对司法实践中类似案例具有参考价值。
 
辽宁省庄河市人民法院
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2016)辽0283刑初468号
公诉机关庄河市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侯宝宏,女,1975年9月1日出生,身份证号码230421197509012425,汉族,户籍所在地黑龙江省萝北县共青农垦社区B区三委64栋1号,无业,住庄河市徐岭镇杨树房村任屯。
    委托代理人庚秀华,男,1962年9月14日出生,汉族,辽宁省庄河市人,无业,住庄河市蓉花山镇新兴街1037号。
被告人宋长江,男,1963年10月22日出生于辽宁省普兰店市,身份证号码210219196310229415,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普兰店市复州湾镇金桥村杨树房屯129号。曾因犯盗窃罪于1989年7月10日被瓦房店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因盗窃他人财物于1991年11月7日被瓦房店市公安局行政拘留五日;因侵入他人住宅并持械伤人于2000年1月21日被劳动教养一年;因盗窃于2001年1月16日被劳动教养二年;因犯抢夺罪于2010年8月20日被庄河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于2011年3月2日刑满释放。现因涉嫌犯抢劫罪于2016年8月12日被庄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7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庄河市看守所。
庄河市人民检察院以庄检公诉刑诉(2016)46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宋长江犯抢劫、盗窃罪,于2016年11月24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侯宝宏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月1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庄河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王强、书记员陈晓霞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侯宝宏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庚秀华,被告人宋长江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庄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6年8月11日傍晚,被告人宋长江从瓦房店乘车来到庄河市,19时许,又从庄河市乘坐公交车到庄河市徐岭镇杨树房村加油站下车,后宋长江带着黑色帽子,随身携带手电筒、剪刀、黑色折叠匕首等作案工具沿路在徐岭镇杨树房村寻找作案目标。2016年8月12日0时许,被告人宋长江来到位于庄河市徐岭镇杨树房村韩岭屯的被害人潘云华家,趁其入睡,从后门进入其家中,将西屋的一个手提包拿到后院门口翻找,发现没有财物,又返回潘云华家西屋,发现被害人潘云华手上带着镯子,遂强行夺取潘云华手上的镯子,将其从炕上拖拽到厨房地上,不顾潘云华已经警觉将潘云华的金镯子夺走。随后被告人宋长江继续寻找作案目标,来到位于该村任屯的被害人江淑芝家中,趁江淑芝睡觉之际,将江淑芝身旁的包盗走,包内装有现金人民币1800元。被告人宋长江从江淑芝家离开后沿路向南走,来到该屯被害人侯宝宏家,等到侯宝宏及家人入睡,宋长江进入其家中西屋,将一个装有一部白色手机及人民币300元的手提包盗走,随后被告人宋长江又发现被害人侯宝宏脖子上戴着金项链,遂上前强行将其项链拽断夺走欲逃离,后被侯宝宏发现,侯宝宏起来追撵宋长江,并与宋长江发生厮打,被告人宋长江拿出事先准备的剪刀朝被害人侯宝宏的手及胳膊等处扎,将被害人侯宝宏扎伤,后被告人宋长江被侯宝宏及其邻居控制,随后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
经庄河市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被告人宋长江抢得的OPPOR9M手机于2016年8月12日的市场价格为人民币2215元。经大连恒鑫珠宝首饰鉴定公司鉴定,上述黄金项链价值人民币14324元;黄金手镯价值人民币14456元。经大连衡泰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被害人侯宝宏外伤致左面部、左上肢及右上肢刺伤,构成轻微伤。
据此,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七条第二款、第二百六十九条、第二百六十四条之规定,应以抢劫罪、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侯宝宏诉称:请求判令被告人给付医疗费3618.03、误工费200元、陪护费200元、伙食补助费250元、鉴定费840元,合计5108.03元,具体赔偿数额以国家规定标准为准。
被告人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均无异议,并称愿意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经济损失,但目前无能力赔偿。
经审理查明,2016年8月11日傍晚,被告人宋长江从瓦房店乘车来到庄河市伺机作案。19时许,宋长江从庄河市区乘坐公交车窜至庄河市徐岭镇杨树房村加油站附近,下车后宋长江带着黑色帽子,随身携带手电筒、剪刀、黑色折叠匕首等作案工具沿路在徐岭镇杨树房村寻找作案目标。2016年8月12日0时许,被告人宋长江沿途寻找到庄河市徐岭镇杨树房村韩岭屯居民潘云华家,等潘家家人入睡后,从后门进入其家中,将西屋的一个手提包拿到后院门口翻找,因没有找到财物,被告人又返回潘云华家西屋,发现被害人潘云华手上戴着金手镯,遂去拽潘云华手上的镯子,将其从炕上拖拽到地上,将仍在沉睡中的潘云华手上戴的金镯子拽走。随后被告人宋长江继续寻找作案目标,又窜至该村任屯的被害人江淑芝家中,趁江淑芝熟睡之际,将其身旁的包盗走,包内装有现金人民币1800元。被告人宋长江从江淑芝家离开后又窜至该屯居民侯宝宏家,等到侯宝宏及家人入睡后,宋长江进入其家中西屋,将一个装有一部白色手机及人民币300元的手提包盗走,随后被告人宋长江又发现被害人侯宝宏脖子上戴着金项链,遂上前强行将其项链拽断夺取,后被侯宝宏发现,侯宝宏起来追撵宋长江至大门外的大街上,与宋长江发生厮打,被告人宋长江拿出事先准备的剪刀朝被害人侯宝宏的手及胳膊等处扎刺,将被害人侯宝宏刺伤,后被告人宋长江被侯宝宏及其邻居控制,被随后赶到的公安民警当场抓获。案发后,涉案赃物均已追还被害人。
经庄河市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被告人宋长江抢得的OPPOR9M手机价格为人民币2215元。经大连恒鑫珠宝首饰鉴定公司鉴定,案涉黄金项链价值人民币14324元、黄金手镯价值人民币14456元。经大连衡泰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被害人侯宝宏外伤致左面部、左上肢及右上肢刺伤,构成轻微伤。
另查明,被害人侯宝宏受伤后,于2016年8月12日入住庄河市中医医院,住院治疗4天,共花费医疗费3618.03元。根据大连市2016年度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标准,经计算,原告人的合理经济损失有:医疗费3618.03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00元×4天=400元,误工费40元×4天=160元、护理费40元×4天=160元、鉴定费840元,合计5178.03元。
上述事实,被告人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公诉机关提举的案件来源、抓捕经过、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扣押清单、发还清单、指认现场、物证照片、医疗部门病志资料、药费收据、鉴定意见、刑事判决书、违法犯罪嫌疑人前科查证确认表、户籍证明及被告人供述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宋长江目无国法,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携带凶器入户窃取他人财物,当其罪行败露后,为了抗拒抓捕而当场使用暴力,其行为不仅侵犯了公私财物的所有权,同时又严重侵犯了公民的人身权利,已构成抢劫罪;被告人宋长江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秘密手段携带凶器入户盗窃他人财物,且数额较大,其行为侵犯了公民财产的所有权,构成盗窃罪。对其上述犯罪行为,均应依法予以严惩。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的主要犯罪事实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关于对被告人的犯罪行为定性问题,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对江淑芝的犯罪行为,应以入户盗窃对被告人定罪处罚,对此本院予以支持。但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对潘云华、侯宝宏的犯罪行为,应当分别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七条第二款、第二百六十九条的规定,对被告人以抢劫罪、入户抢劫犯罪进行定罪处罚的公诉意见,本院不予采纳。经查,被告人宋长江在实施公诉机关指控的针对潘云华、侯宝宏的犯罪过程中,其虽均携带凶器入户作案,但被告人最初都是利用被害人在熟睡之中,无防范意识的可乘之机,秘密窃取被害人财物,其犯罪特征符合盗窃犯罪的构成要件。被告人在实施针对潘云华的犯罪过程中,因被害人始终是处于沉睡状态,才使得被告人的盗窃行为能够得逞,故对被告人的该节犯罪,应按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以入户盗窃犯罪定罪处罚。被告人在实施针对侯宝宏的犯罪过程中,虽然其先行实施的犯罪行为是盗窃行为,但在其行窃得逞后,因被被害人及时发现,被告人为了抗拒抓捕而当场对被害人实施暴力,至此其犯罪状态由盗窃转化为抢劫,对其应按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条,“犯盗窃、诈骗、抢夺罪,为窝藏赃物、抗拒抓捕或者毁灭罪证而当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的规定,对被告人的该节犯罪,以抢劫犯罪定罪处罚,但因被告人的抗拒抓捕行为发生在户外,故对被告人的行为不能认定为入户抢劫。被告人具有前科,酌情予以从重处罚。被告人持械抢劫,并致被害人轻微伤,酌情予以从重处罚。被告人携带凶器入户盗窃,且犯罪数额较大,酌情予以从重处罚。被告人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依法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被动退赃,酌情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一人犯数罪,依法应实行数罪并罚。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的合理经济损失,被告人对其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根据被告人宋长江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条、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二百六十四条、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一、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宋长江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上缴国库;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上缴国库。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上缴国库。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被告人的刑期自2016年8月12日起至2025年2月11日止。)
二、被告人宋长江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内,赔偿因其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侯宝宏造成的合理经济损失5178.03元。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三、随案移送的被告人作案工具:剪刀一把、手电筒一个、折叠刀一把、口罩一个、鸭舌帽一个、手套一副,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审  判  长       刘  焱   
人民陪审员       王选波   
人民陪审员       闫成友   
 
二〇一七年五月三十一日   
   书  记  员       刘瑜瑾
相关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六十九条,犯盗窃诈骗、抢夺罪,为窝藏赃物、抗拒抓捕或者毁灭罪证而当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第二百六十三条,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入户抢劫的;
  (二)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的;
  (三)抢劫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
  (四)多次抢劫或者抢劫数额巨大的;
  (五)抢劫致人重伤、死亡的;
  (六)冒充军警人员抢劫的;
  (七)持枪抢劫的;
  (八)抢劫军用物资或者抢险、救灾、救济物资的。
第二百六十四条,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由于犯罪行为而使被害人遭受经济损失的,对犯罪分子除依法给予刑事处罚外,并应根据情况判处赔偿经济损失。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六十九条第一、三款,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数罪中有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其中附加刑种类相同的,合并执行,种类不同的,分别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九十九条一款,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被害人死亡或者丧失行为能力的,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二款,对附带民事诉讼作出判决,应当根据犯罪行为造成的物质损失,结合案件具体情况,确定被告人应当赔偿的数额。
犯罪行为造成被害人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付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被害人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等费用;造成被害人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等费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第一款,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第十九条,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第二十条,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
    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
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
第二十一条,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
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
第二十三条,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
受害人确有必要到外地治疗,因客观原因不能住院,受害人本人及其陪护人员实际发生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其合理部分应予赔偿。
责编:大宣 来源:
关于我们 | 辽ICP备05011492 |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05-2008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