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院简介 工作动态 工作简报 以案释法 裁判文书 法律法规 信访通讯 诉讼指导 12345在线服务 预决算公开
邮箱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典型案例
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的民事法律责任
发布日期:2021-04-15      浏览
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的民事法律责任
 
【裁判要旨】  当消费者要求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提供卖家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时,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在合理的时间内及时准确的向消费者提供卖家的注册信息及有效联系方式,履行相应的披露义务,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明知或者应知销售者或者服务者利用其平台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与该销售者或者服务者承担连带责任。认定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是否构成“应知”,应考虑基于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提供服务的性质、方式及其引发侵权的可能性大小,应当具备的管理信息的能力;侵权信息的明显程度等因素综合判断。
 
【案情】
原告:刘锟。
被告:佛山市顺德区莎碧娜家具有限公司。
被告: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
2015年4月30日,原告通过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网络服务平台,向被告佛山市顺德区莎碧娜家具有限公司注册的“佛伦凯特旗舰店”购买:佛伦凯特床头柜(价格:320元)、双人床皮艺床(价格:2 632元)、3D面料乳胶床垫(价格:1 260元)、电视柜茶几套装(价格:2 048元)。同年6月25日,原告收到上述家具用品。同年7月初,原告因案涉家具价格、赠品问题与网络卖家交涉未果。同年7月30日,原告因被告佛山市顺德区莎碧娜家具有限公司销售“三无”产品、存在质量问题的家具及网页虚假宣传一事向佛山市顺德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举报。同年9月18日,佛山市顺德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因被告佛山市顺德区莎碧娜家具有限公司在天猫网站上开设店铺为“佛伦凯特旗舰店”的网店,点击爆款头层牛皮榻榻米床栏目并作浏览,使用“背皮最好”宣传字样,但未能出示使用上述字样的相关文件,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第一款所指“经营者不得利用广告或者其他方法,对商品的质量、制作成分、性能、用途、生产者、有效期、产地等作引入误解的虚假宣传”的规定,构成了利用广告对商品作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的违法行为……该局于同年12月14日向被告佛山市顺德区莎碧娜家具有限公司作出顺监龙罚字[2015]43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责令被告佛山市顺德区莎碧娜家具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利用广告对商品作出引入误解的虚假宣传的违法行为,并处罚款壹万元。2016年1月18日,佛山市顺德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将顺监(龙)申处告字[2016]011801号举报事项处理结果告知书送达给原告。
原告在本案诉讼前未向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询问被告佛山市顺德区莎碧娜家具有限公司的有效联系方式,亦未向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申请争议处理,而是通过国家的信息网站自行查询到被告佛山市顺德区莎碧娜家具有限公司有效的联系方式,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在庭审中向原告提供了被告佛山市顺德区莎碧娜家具有限公司有效的联系方式。
原告以被告佛山市顺德区莎碧娜家具有限公司存在虚假宣传,商品亦存在质量问题;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作为网络交易平台负有对网站商户进行监督管理的职责,未采取任何必要措施等原因,提出诉讼请求:1、要求被告佛山市顺德区莎碧娜家具有限公司退还原告购物款项6 260元,并按购物款的三倍18 780元赔偿原告,共计25 040元;2、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与被告佛山市顺德区莎碧娜家具有限公司共同承担连带责任。
被告佛山市顺德区莎碧娜家具有限公司未予答辩。
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辩称:1、原告不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所规定的消费者,原告购买商品的目的是为了索赔,而不是为了消费或使用商品所购买,本案不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2、本案的交易双方是原告与被告佛山市顺德区莎碧娜家具有限公司,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只是网络平台提供者,对买卖双方所产生的行为不承担法律责任;3、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已经尽到了披露卖家身份的义务;4、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只是网络平台提供者不是卖家,不参与卖家的价格制订,不参加卖家促销价格,因此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不应承担因此产生的法律后果,原告也没有证据证明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被告佛山市顺德区莎碧娜家具有限公司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未采取必要的措施,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一直按照《天猫规则》对卖家进行管理,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与卖家是平等的合同关系,只能按照合同对卖家违约行为进行阻拦,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未发现卖家违法行为得到有关行政机关的处罚依据。
 
【审判】
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与被告佛山市顺德区莎碧娜家具有限公司之间的网络购物买卖合同关系依法成立。其内容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原告因生活消费需要而购买商品,其合法权益应当受到法律保护。关于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辩称原告购买商品的目的是为了索赔,而不是普通的消费者的抗辩意见,因未提供证据且无事实及法律依据而不予采纳。被告佛山市顺德区莎碧娜家具有限公司作为经营者负有诚信经营的义务,不得作虚假宣传。《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六十八条规定:“一方当事人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对方当事人作出错误意思表示的,可以认定为欺诈行为。” 被告佛山市顺德区莎碧娜家具有限公司在其天猫销售网站上对原告购买的双人床皮艺床作出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其发布虚假信息的行为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被告佛山市顺德区莎碧娜家具有限公司应当向原告退还案涉双人床皮艺床货款并向原告赔偿三倍损失共计10 528元。关于原告要求其在被告佛山市顺德区莎碧娜家具有限公司处购买的其他家具用品返还货款并赔偿三倍损失的诉请,因原告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被告佛山市顺德区莎碧娜家具有限公司的行为构成欺诈行为,商品存在质量问题而不予支持。关于原告请求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请,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及时使披露了卖家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等注册信息。同时,原告并未向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申请争议处理,无据显示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应知”被告佛山市顺德区莎碧娜家具有限公司存在虚假宣传的行为,不存在没有采取必要措施的情形,故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不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综上所述,依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四条、第四十五条、第五十五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佛山市顺德区莎碧娜家具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退还原告刘锟货款并赔偿三倍货款损失共计10 528元;二、驳回原告刘锟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宣判后,原告和被告均未上诉,该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一、《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四条之适用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四条规定了在网络交易过程中,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具有对经营者的资格审核义务、信息披露义务等,若未履行相应的义务,则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以下为笔者对该条款的解读:
1、消费者与经营者系买卖合同的相对方,当消费者合法权益受到损害时,可以直接向经营者主张权利。
2、当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不能提供销售者或者服务者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的,消费者可以向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要求赔偿。此时,当消费者合法权益受到损害时,既可以向经营者主张权利,也可以向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主张权利。实践中,当消费者要求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提供经营者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时,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通常会及时向消费者提供经营者的注册信息及有效联系方式。关于提供时间,以消费者主张时开始计算,即消费者在诉讼前未向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主张披露经营者信息及有效的联系方式,诉讼阶段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提供了该信息,则视为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已经履行披露义务,不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如果消费者在诉讼前已经向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申请争议处理,并要求披露经营者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而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未能在诉讼前及时向消费者提供,则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关于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提供经营者的真实名称、地址和联系方式的准确性。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对经营者从事网络商品交易前,即对经营者的资格是否真实合法进行审查,事前已经履行了相应的审慎注意义务。考虑到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面对的是大量的经营者与商品信息,要求其进行实质性审查,技术和经济成本上均存在障碍,因此此种审查为形式审查。如果存在经营者提供虚假信息注册的行为,使消费者无法准确的联系到经营者,由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如果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准确的提供了经营者家的有效注册信息,当消费者联系到经营者时,经营者怠于处理争议的解决,则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不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也就是说,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提供给消费者的信息,以“准确”为限。
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作出更有利于消费者的承诺的,应当履行承诺。例如,消费者与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作出类似先行赔付、退换政策、保质条款等有利于消费者权益的服务约定,如果在网络交易中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消费者可以根据此种条款要求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承担民事责任。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赔偿后,有权向销售者或者服务者追偿。
3、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明知或者应知销售者或者服务者利用其平台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与该销售者或者服务者承担连带责任。
(1)如何理解“明知或者应知”销售者或者服务者利用其平台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明知或者应知”是一种主观心理状态的认定,一般很难直接通过询问当事人的得知。“明知或应知”包括:消费者主动告知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经营者存在通过平台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此为“明知” 该侵权行为;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明显未履行监管审核义务,致使消费者合法权益受损,此为“应知”该侵权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九条规定,认定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是否构成“应知”,应考虑基于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提供服务的性质、方式及其引发侵权的可能性大小,应当具备的管理信息的能力;侵权信息的明显程度;是否积极采取了预防侵权的合理措施;是否设置便捷程序接收侵权通知并及时对侵权通知作出合理的反应;是否针对同一网络用户的重复侵权行为采取了相应的合理措施等因素。“应知”在司法实践中认定难度较大,例如,如何判断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是否“应知”产品是否存在质量、虚假广告宣传及价格欺诈等关问题?质量问题一般只能通过鉴定程序认定,不能简单推断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对此行为“应知”。 虚假广告宣传及价格欺诈问题,不能因为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简单的否认“应知”而据此推断其不知情。例如,如何认定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是否“应知”经营者存在价格欺诈行为?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禁止价格欺诈行为的规定》有关条款解释的通知(发改价监[2015]1382号)第十条给予了一定借鉴性的思路,即第三方网络交易平台直接或间接与网络商品经营者共同开展促销活动,如果其价格标示、促销宣传虚假或者引人误解,则第三方网络交易平台与网络商品经营者构成价格欺诈行为的共同违法主体。该条款确立了网络交易平台承担价格欺诈责任的认定标准,网络交易平台的违法性仅限定于价格欺诈,由第三方网络交易平台与网络商品经营者共同承担行政处罚的法律后果。如果消费者能够举证证明网络交易平台的提供者存在上述排他行为,则可以作扩大解释,认定其在民事案件中存在“应知”经营者存在价格欺诈行为。
(2) “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事实认定
消费者分为两种,一种是普通消费者,因生活消费需要而购买商品;另一种为职业打假人,购买商品的目的是为了索赔,而不是为了消费或使用商品。普通消费者诉讼时,往往举证不足,其诉求很难得到法律上的保护。职业打假人诉讼时,通常证据充分,其诉求基本能够得到法律上的支持。例如网络交易产品是否存在质量问题、虚假广告宣传及价格欺诈等,部分职业打假人在诉讼前,针对案涉产品向行政机关进行质量、虚假广告宣传及价格欺诈等问题的投诉,如果对行政处理结果不服,可以申请行政复议,最终由行政机关认定产品是否存在质量、虚假广告宣传及价格欺诈等关问题。如果行政机关认定网络交易产品确实存在上述问题,那么经营者可能面临双重赔偿,既受到行政处罚,又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部分职业打假人行政投诉与请求民事赔偿同时进行。实践中,某些行政机关会依职权作出相关的行政处理结果,人民法院可以在民事诉讼中等待行政处理或行政诉讼的结果,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某些行政机关则中止行政审查,等待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决后,以民事判决认定的事实为依据,作出行政处理结果。现有的法律框架内没有明确该行政程序为此类案件的前置程序,笔者认为,通过相关行政机关与人民法院职权的比较,人民法院主动调查取证的范围较窄,因此对于质量监督、价格欺诈、虚假宣传等行为的认定具有被动性,可能仅凭当事人的举证进行事实认定,缺乏客观性及全面性。行政机关则可以依据当事人提供的举报线索,进行立案调查,告知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的权利,启动听证程序,审查违法事实是否确凿充分。行政机关认为证据不足可以主动调查的事实,当事人认为对案件的事实认定有出入的,可以进行复查,最终作出行政处理结果,行政机关对违法事实的审查更具有全面性、专业性及客观性。因此,职业打假人如果同时启动行政投诉程序及民事诉讼程序,在民事诉讼中应当等待行政处理或行政诉讼结果。普通消费者在民事诉讼前,如果没有到相关行政机关进行投诉,针对质量问题、价格欺诈、虚假宣传等行为,如何认定?人民法院是否以行政处理结果作为前提或证据的必要内容?是否应当依据职权向当事人释明,先到相关行政机关进行认定?即使人民法院向当事人进行释明,当事人怠于启动行政程序,那么当事人会面临怎样的诉讼风险?在现有法律体系没有明确的情况下,人民法院只能依据当事人提举的证据,根据证据规则进行事实认定,不能主动向当事人释明启动行政程序。
(3)如何理解“未采取必要措施”?
网络交易平台的提供者“未采取必要措施”的前提是“明知或者应知”经营者利用其平台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如果消费者通知网络交易平台的提供者经营者存在侵权行为,仍不采取有效措施制止侵权行为的发生时,网络交易平台的提供者与该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如果消费者没有通知网络交易平台的提供者经营者存在侵权行为,那么消费者需要举证证明网络交易平台的提供者“应知”经营者存在侵权行为。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四条规定,网络交易平台的提供者“未采取必要措施”中“必要措施”的认定,可以根据网络交易平台的提供者采取的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是否及时,采取措施的难易程度,网络服务的性质等因素综合判断。
 
二、案例分析
结合本案,如果原告刘琨认为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未向其披露经营者的有效联系方式,要求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承担民事责任,前提是消费者已经向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主张过披露信息,而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无法提供,此时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承担的民事责任并非连带责任,而是由消费者选择由经营者或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选择权在于消费者。原告刘琨未向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主张过披露经营者的信息,故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不存在承担此种民事责任的前提。
如果原告刘琨认为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明知或者应知”经营者利用其平台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应承担连带责任,则需要提举有效证据证明原告刘琨已经通知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经营者存在侵权行为,或者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应知”经营者存在侵权行为,明显属于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的监管义务而未履行,此时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应与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但本案原告刘琨未举证证明上述待证事实,故被告杭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不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责编:大宣 来源:
关于我们 | 辽ICP备05011492 |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05-2008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