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院简介 工作动态 工作简报 以案释法 裁判文书 法律法规 信访通讯 诉讼指导 12345在线服务 预决算公开
邮箱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典型案例
王荣春盗窃案
发布日期:2021-04-07      浏览
王荣春盗窃案
关键词
盗窃罪  非法占有为目的  秘密窃取
裁判要点
盗窃罪主观要件中的非法占有为目的不限于自己占有和获利,为了自己以外的第三人、甚至是单位而占有,也应当认定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村委会干部将存有村民动迁补偿款的银行卡收管,并利用获取的密码私自将卡内存款用于偿还村委会债务,应当以盗窃罪论处。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 
基本案情  
大连市旅顺口区长城街道长岭子村与大房身村于1998年合并,更名为长岭子村民委员会,撤销大房身村民委员会,但保留大房身村党支部。大房身村民委员会虽被取消,但经济独立,党支部实际履行村委会职责。被告人王荣春自2004年起担任大房身村党支部书记。
2015年6月,大房身村三组菜园地土地补偿款拨付到位,大连农商银行旅顺长城支行按补偿款发放名单将补偿款存入相应受补偿村民的个人银行卡中。只要村民本人到银行柜台将卡激活,便可领取补偿款。
王荣春为了偿还大房身村债务,向村民隐瞒了补偿款已经拨付到个人账户的情况,谎称补偿款尚未到位,并安排第三村民小组负责妇女工作的刘春带领村民到银行将银行卡激活,并按其要求将密码统一设置为六个“0”。刘春按王荣春要求将已激活的银行卡和身份证收回,统一交给王荣春。王荣春私自将其中12位村民的银行卡及身份证交给了刘长春、周芙丽,让二人自行取款以偿还大房身村欠二人的债务。刘长春得到9张银行卡,取款人民币289 000元;周芙丽得到3张银行卡,取款人民币78 000元。
2016年2月20日,王荣春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认定:被告人王荣春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账户内资金,共计人民币367 000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王荣春系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且能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依法予以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人王荣春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 000元;二、责令被告人王荣春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退赔被害人367 000元。
二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生效裁判文书认为:王荣春为偿还债务,预谋使用村民的动迁补偿款,并向村民隐瞒动迁款已经存入村民个人银行账户的事实,授意村妇女主任将激活后银行卡统一收回交其处理。被害村民将已激活的银行卡统一上交时,对卡内有无款项并不知情,并无将卡内款项交王荣春保管的意图,更无授权王荣春使用的意思。王荣春在被害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利用其知悉的密码,将涉案银行卡和密码交予债权人,后相应款项被取出,其行为本质上属于秘密窃取。王荣春采用秘密窃取手段使权利人失去对财产的占有和控制,同时将涉案款项交债权人偿债,主观上具有利用、处分财产的意思,客观上实施了对财产的处分行为,至于其个人是否获得利益,不影响盗窃罪的成立。盗窃他人财物,不因行为人自己占有或交予第三人占有而改变其犯罪性质。
推荐意见
本案办理过程中,曾有三种不同意见。
一审公诉机关指控王荣春构成诈骗罪。理由是,王荣春隐瞒了银行卡内存款已经到账的事实,采用欺骗的手段使受害村民将银行卡交其保管,致使卡内资金被取出,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
另一种意见认为王荣春构成侵占罪。理由是,受害村民将银行卡交予知悉其密码的王荣春保管,二者之间形成了事实上的委托保管关系,王荣春将保管的款项占有,拒不返还,其行为构成侵占罪。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构成盗窃罪。
二审法院在审查时,对三种罪名的构成要件分别进行分析论证后,认为一审法院的定性是准确的。
(1)诈骗罪的排除。诈骗罪客观方面的基本构造是:行为人实施了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行为——被害人产生错误认识——被害人基于错误认识处分财产——行为人或第三人取得财产——被害人遭受财产损失。在诈骗罪的犯罪构成中,受害人交付财产时必须有处分意思,即认识到自己将财产转移给行为人占有。本案中,村民按王荣春要求将银行卡统一上交时,并不知道卡里的款项已经到账,只能理解为将银行卡交由村委会集中保管,而没有将银行卡内的款项交予王荣春处分的意思。基于此理由,本案不应认定为诈骗罪。
(2)侵占罪的排除。侵占罪是指将代为保管的他人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退还的,或者将他人的遗忘物或者埋藏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交出的行为。侵占罪(委托物侵占型)的犯罪构成要求被害人与行为人之间具有合法的保管关系为前提,即基于真实的意思表示形成委托保管关系。本案中,村民系受到王荣春的欺骗将银行卡交出,且村民上交的是银行卡,并没有将卡内钱款交予王荣春保管的意思。故不能认定村民与王荣春之间形成了合法的委托保管关系。基于不具有合法的委托保管前提,本案不构成侵占罪。
(3)认定盗窃罪的理由。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的行为,其两大特征为秘密窃取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是指行为时被害人不知情,本案中,王荣春使用受害村民的银行卡偿还债务时,受害村民均不知情,符合秘密窃取的特征。除此之外,主观上的非法占有目的,对于盗窃罪的性质具有决定性意义。非法占有目的表现为排除权利人对财产的合法控制,并意图使自己取得对所窃财物类似所有人或占有人的地位,能够将窃取的财物充当为自己的财物,并能利用该物所具有的经济价值,包含排除意思和利用意思两方面内容。在利用意思方面,只需要利用所窃财物的价值即可,不局限于行为人个人从中非法获利,为了自己以外的第三人、甚至是单位获利而利用,也应当认定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本案中,王荣春将村民的动迁款秘密用于偿还村委会的债务,虽然其个人并未获得经济利益,但其行为使被害人失去了对财物的占有,且因其行为使第三人从中获利,符合的排除意思和利用意思两方面特征,应当认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综上所述,王荣春的行为符合盗窃罪的构成要件,应认定为盗窃罪。
责编:大宣 来源:
关于我们 | 辽ICP备05011492 |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05-2008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