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院简介 工作动态 工作简报 聚焦案件 裁判文书 法律法规 信访通讯 便民服务 12345在线服务 预决算公开
邮箱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典型案例
还原真相 尊重事实 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
发布日期:2017-03-07      浏览
    【基本案情】
    原告赵某与被告大连某集团有限公司、温某、滕某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原告系大连市甘井子区某竹木商行经营者。原告诉称,2013年,原告被告某公司达成口头买卖合同,约定原告向被告提供建筑模板、木方等材料。原告按照约定加工货物,被告某公司派人验货后将货物提走,但未依约支付货款,共拖欠货款521,519元。
    被告某公司辩称其与原告没有任何关系,原告起诉被告某公司无理。
    原告提供的录用备案和就业登记表中显示,被告温某于2005年1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系被告大连某集团有限公司的建筑工程技术人员,被告滕某自2005年1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系被告大连某集团有限公司机动车驾驶员;自2014年4月21日至2014年12月31日系被告大连某集团有限公司的体力工人;自2014年8月26日至2015年12月31日是被告大连某集团有限公司的建筑工程技术人员。原告提供的日期为2013年3月10日、2013年3月24日、2013年3月26日、2013年4月5日、2013年4月8日(2张)记载品名为白松及福申清水板的提货单显示,购货单位是被告大连某集团有限公司,价款分别为55,170元、73,950元、55,401元、41,796元、78,300元、56,377元,上述提货单均经被告温某签字确认。原告提供的日期为2013年3月13日、2013年3月24日、2013年3月27日记载品名为白松及福申清水板的的提货单显示,购货单位是被告大连某集团有限公司,价款分别为66,555元、41,796元、52,174元,上述提货单均由被告滕人平签字确认。被告大连某集团有限公司认可签署上述提货单期间被告温某、滕某系被告大连某集团有限公司的技术人员,上述提货单记载的货款合计521,519元。但是被告认为原告无证据证明原告出卖货物与被告某公司有关,对于庭审中被问及的案涉工程是否由某公司承建、送货车辆是否为阿尔滨公司所有、是否与原告曾存在过买卖合同关系等问题不予回答,并称上述问题是的举证义务应该归属原告,在原告举证不能的情况下,不能认定大连某集团有限公司与原告存在买卖合同关系。
     本案系发回重审案件,一审时被告某、温某到法院配合调查,二者称是其自己从原告处购买木材,并非某公司,故本案一审裁判由该二人承担给付货款的责任。本院重审时,二者均未到庭参加诉讼,调查人员找到二人了解情况,被告温某对该笔货款避而不谈,未给出明确的意见;被告滕某拒绝接受调查。
    【焦点问题】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被告温某、滕某于提货单中签字的行为可否认定为职务行为,被告某公司与原告形成是否形成买卖合同关系,由其承担向原告给付货款的责任。
    笔者审理多件此类案件,共同点是出卖方与买受方未达成书面合同,买受方为公司,出卖方提供有个人签字的票据作为诉请的依据,认为与公司达成买卖合同关系。通常个人身份无法核实,公司不承认其雇佣在票据中签字的个人,个人拒不到庭,无法核对票据签字的真实性以及签收货物是否履行职务行为。实践中原告的举证难度较大,其无法了解作为买受方的公司与在收货单上签字的个人真实关系,其更无法举证证明签字的真实性。
    有意见认为,没有证据证明原告与被告某公司存在买卖合同关系,送货单据上存在个人的签字,个人不到庭说明情况,视为对诉讼权利的放弃,应当承担货款由其负担的法律后果。通常大批量建筑材料的购买,涉及货款数额较大,个人的偿还能力有限,如果机械的按照送货单据上的记载判处个人承担给付货款的责任,让真正购买材料的被告某公司找到“替罪羊”为其防身,不仅有失公允,更无法保护出卖方的合法权益。本案当事人矛盾对抗激烈,原告因为长时间积压货款很难正常运营,被告某公司表现的淡漠、消极,使诉讼程序很难推进,法官对于责任承担主体的认定直接关乎当事人的切身利益。如何依据现有证据寻求原告与被告阿尔滨公司的连接点,在庭审中如何设计问题能够使被告大连某集团有限公司透漏出其与原告或者案涉工地的联系,如何从签字的个人处了解更多的情况是摆在法官面前的重要问题;在没有直接证据的情况下,如何运用法律原则,法官利用间接证据进行自由心证,解决现实生活中频发的问题,是本案着重要任务。
    【处理情况】
    甘井子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温某、滕某于提货单中签字的行为应当认定为职务行为,向原告给付货款的责任应当由被告大连某集团有限公司承担。具体理由如下:首先,在签订提货单期间,被告温某、滕某均系被告大连某集团有限公司员工,原告有理由相信该二人代理大连某集团有限公司在提货单中签字确认。其次,提货过程中,由提货人为原告签署提货凭证,符合日常交易习惯,原告无法得知提货人的具体职务、是否得到被告大连某集团有限公司的授权等事项,将货物交付给提货人的行为符合常理。虽在本案审理过程中被告被告大连某集团有限公司对于提货单上其二人签字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但其未申请司法鉴定,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即视为其对于被告温某、滕某所签字的提货单的真实性予以认可。综上,可以认定原告与被告大连某集团有限公司之间形成了关于买卖木材的口头合同,由原告向被告大连某集团有限公司提供木材,被告按照提货单记载的金额向原告支付相应货款。现原告已经履行了相应的供货义务,被告大连某集团有限公司应当履行给付货款的义务。故对于原告请求判令被告某公司向原告给付货款521,519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启示经验】
    现实生活中上述案例介绍的情形屡见不鲜,作为真正合同主体利用原告不利的法律地位、举证困难的客观条件,达到规避法律义务、逃脱法律责任的目的。类似的还有劳务合同中的劳务提供者在未与接收劳务一方达成劳务或者雇佣合同时,仅凭计工人员签字索要劳务费等情况。尤其在房地产业整体下滑的残酷现实面前,诸多建筑商利用其优势地位,拒付材料提供商、劳务提供者相应报酬,同时其亦可阻止签字确认的个人配合调查,使当事人的合法权益遭到严重践踏,法院此类案件数量大、矛盾多、事难查、人难找。面对此类案件最重要的是能拨开云雾,正确确认合同主体。
    (一)确认签字人员身份
    通常情况,原告能够计算报酬的依据是经个人签字的单据,通常单据中对于收货或者接收劳务的主体、金额、地点等信息有所记载,最为重要的是载有相关人员签字,确认签字人员的身份是此类案件首要解决的问题。签字人员身份可以通过劳动或者雇佣合同确认,亦可通过劳保部门调取签字人员的社保信息。难度较大的是既无相关合同、亦无从调取社保信息的人员的处理,如果可以找到签字人员,法官尽可能通过调查个人时问题的合理设定、工地的现场走访、案涉公司对于个人的态度、个人职业与案涉工程的关联性等进行综合判断。如果无法找到个人,又无相关信息,只能结合其他因素综合考虑达成合同的主体。
    (二)结合相关情况寻求连接点
    现实中的问题时个人的身份往往不容易确定,无法找到个人与案涉单位的连接点的情形最为常见,法官要多花心思,尽量从相关因素考察合同的真正主体。首先,结合原告与案涉公司以往的交易习惯和经验看,综合调查曾经达成合同的主体、款项的支付方式、原告与案涉公司的熟悉程度等因素,如果确实发生过交易关系,应该从残存的蛛丝马迹中寻找线索。第二,要考察案涉工程或者项目的承包人、发包人、工程施工主体、案外人间接接受货物或者劳务的情况,比如使用材料的工程是否由案涉公司施工、是否由案涉公司所有的车辆上门取货、案涉公司的性质是否会使用相关材料或者需要劳务、案涉工程的其他类似材料如何进购、是否有其他人向案涉公司提供同样材料或者劳务等相关因素等。第三,考察原告的职业、举证能力等,该类案件中,原告往往是个人,法律及自我保护意识较弱,尤其在合同初步履行阶段处于弱势地位,基于提供劳务或者材料的迫切需要,疏忽对于证据的保留。在审理该类案件时,应当充分考虑原、被告的诉讼能力,对于处于举证弱势地位的当事人法院应当多调查、多倾听、多走访,综合考虑相关情况,最大程度的还原案件事实,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责编:大宣 来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05-2008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