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院简介 工作动态 工作简报 聚焦案件 裁判文书 法律法规 信访通讯 便民服务 12345在线服务 预决算公开
邮箱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典型案例
牟彬彬与牟桂琴、牟虹霖继承纠纷案
发布日期:2017-03-07      浏览
裁判要点
自然人依法享有继承权。
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有遗赠扶养协议的,按照协议办理。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草案)三审稿》第一百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五条。

案件索引

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法院(2015)西民初字第4315号(2016年10月26日)。
 
基本案情
    原告牟彬彬诉称,被继承人牟忠贵于2013年11月25日死亡,其配偶、长子、和次子均于2013年前故亡。被继承人留有遗产若干,生前没有对遗产做具体分配,继承人也未对被继承人所留遗产进行分割。现被继承人次子的独生子牟彬彬与被继承人女儿牟桂琴、被继承人长子的独生子牟虹霖,就遗产继承产生纠纷,各方多次协商不成,故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分割被继承人牟忠贵遗产(包括银行存款和位于大连市西岗区双兴北一街32号沈铁·铭悦A区2号楼1单元8层3号房屋)。
被告牟桂琴辩称,不同意原告要求分割银行存款的诉讼请求,被继承人银行账户中的钱除了丧葬费以外,都是我个人的钱存在被继承人名下。对于房子同意原告的意见,老人生前其实还有一份遗嘱,但是没看到过,主要内容就是房子不管给谁都要拿出钱来补偿给另外两方。
    被告牟虹霖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按照法律规定,有遗嘱的按照遗嘱来处理,没有遗嘱的按照法定继承来处理。
    经审理查明,被继承人牟忠贵与王莲香(2004年去世)夫妻二人共生育三个子女,长子牟成富、次子牟振江、长女牟桂琴。牟振江于2012年9月7日去世,牟成富于2012年11月11日去世。原告牟彬彬系牟振江的儿子,被告牟虹霖系牟成富的儿子。牟忠贵名下原有公有住房一处,坐落于大连市西岗区光辉巷7-1-2,该房屋于2010年11月27日动迁,回迁安置的房屋为大连市西岗区双兴北一街32号沈铁·铭悦A区2号楼1单元8-3号,面积为70.1平方米。2013年10月28日,牟忠贵立《遗嘱》一份,将上述房屋中属于牟忠贵的全部份额指定由被告牟虹霖继承。该遗嘱由见证人刘国胜代书,牟忠贵在遗嘱人处签名并按捺手印,见证人刘国胜、孔庆元共同在遗嘱上签字见证,并注明立遗嘱时间。同日,大连市甘井子区公证处公证人员在大连港医院为牟忠贵在办理《委托书》公证一份,主要内容为牟忠贵委托案外人田杰(被告牟虹霖母亲)办理上述房屋回迁手续,支付差额房款,签订相关协议,办理房屋交接,领取房屋钥匙,办理、领取产权证,缴纳相关税费。大连市甘井子区公证处当日作出(2013)甘证民字第2299号《公证书》。2013年11月25日,牟忠贵去世。诉讼中,原告申请对前述《遗嘱》中遗嘱人处“牟忠贵”签字的真伪做司法鉴定,辽宁学苑司法鉴定中心于2016年8月4日作出辽学鉴[2016]文鉴字第58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落款日期2013年10月28日《遗嘱》中遗嘱人处“牟忠贵”签名与《公证书》中委托人处“牟忠贵”签名系同一人书写。
    另查, 2013年7月25日、8月23日、9月25日、10月25日、11月25日,牟忠贵的中国建设银行0780019980131357955账户中各存入工资2383.83元,至2013年11月25日,该账户余额为11972.69元,2013年11月30日,被告牟桂琴从该账户中取款11000元;2013年12月24日、2014年1月24日,牟忠贵的上述账户中分别存入养老金2063元、工资56861元,2014年2月26日,被告牟桂琴从该账户中取款59900元。2013年11月22日、2014年2月25日,牟忠贵的中国建设银行0780519980130908977账户中各存入动迁费6000元,2014年2月28日,被告牟桂琴从该账户中取款12000元;2014年8月29日,牟忠贵的上述账户中存入动迁费3000元,2014年10月16日,被告牟桂琴从该账户中取款3018.95元。2013年11月27日,被告牟桂琴从牟忠贵的中国银行293454373817定期账户中取款92787.60元。综上,牟忠贵去世后,被告牟桂琴共计从牟忠贵的银行账户中取款178706.55元。
    裁判结果
    一、被继承人牟忠贵名下的位于大连市西岗区沈铁铭悦A2区2号楼1单元8-3号房屋由被告牟虹霖继承。
    二、被继承人牟忠贵死亡时尚有的银行存款115606.55元由原告牟彬彬、被告牟桂琴、被告牟虹霖继承。被告牟桂琴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分别给付原告牟彬彬、被告牟虹霖各38535元。
    裁判理由
    本院认为,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继承开始后,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无遗嘱的,按照法定继承办理。公民可以立遗嘱将个人财产指定由法定继承人的一人或者数人继承。被继承人牟忠贵生前于2013年10月28日立有遗嘱一份,将原位于大连市西岗区光辉巷7-1-2号动迁回迁安置后的沈铁·铭悦A区2号楼1单元8-3号房屋指定由被告牟虹霖继承。该遗嘱由见证人刘国胜代书,牟忠贵在遗嘱人处签名并按捺手印,见证人刘国胜、孔庆元共同在遗嘱上签字见证,并注明立遗嘱时间。且经司法鉴定,该遗嘱中遗嘱人处“牟忠贵”签名与《公证书》中委托人处“牟忠贵”签名系同一人书写。因此,该遗嘱系被继承人牟忠贵的真实意思表示,符合代书遗嘱的法定形式及实质要件,见证人刘国胜、孔庆元也出庭作证见证代书遗嘱的过程,应为有效遗嘱,对该房屋应按遗嘱处理。原告要求予以分割,没有事实上和法律上的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另外,被继承人牟忠贵死亡后,被告牟桂琴从牟忠贵银行账户中共计取款178706.55元,扣除被告牟桂琴在牟忠贵去世前、后花费63100元,剩余115606.55元应为牟忠贵的遗产,因牟忠贵未对此部分遗产作出处理,应按法定继承的方式由其法定继承人共同继承。同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的份额,一般应当均等,即原告牟彬彬、被告牟桂琴、被告牟虹霖应各分得38535元(115606.55元÷3取整),故被告牟桂琴应分别给付原告牟彬彬、被告牟虹霖38535元。关于被告牟桂琴抗辩牟忠贵银行账户中的钱均是其本人的、密码也由其本人所设的意见,从中国建设银行账户明细可知,牟忠贵在中国建设银行账户中的钱分别为工资、养老金和动迁费,均属于牟忠贵本人所有。被告牟桂琴亦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牟忠贵在中国银行中的定期存款属于被告牟桂琴所有,故对其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案例注解

本案涉及自然人民事权利(继承权)的保护及遗嘱继承与法定继承的顺位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十六条规定:公民依法享有财产继承权。《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草案)三审稿》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自然人依法享有继承权。

 一、有关遗嘱继承的相关规定。
  1、遗嘱继承的概念。
所谓遗嘱继承是指于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按照被继承人生前所立的合法有效的遗嘱进行继承的一种继承制度。
  2.遗嘱继承的特点。
(1)发生遗嘱继承的法律事实构成包括两个法律事实,即被继承人的死亡和被继承人生前立有合法有效的遗嘱。遗嘱是一种单方法律行为,只要有遗嘱人一方的意思表示即可成立,不须征得他方的同意。
(2)遗嘱直接体现了被继承人的意愿。
在遗嘱继承中,继承人、继承人的顺序、继承人继承的遗产份额或者具体的遗产都是由被继承人在遗嘱中指定,按照遗嘱进行继承充分体现尊重被继承人对自己财产的处分的自由。
(3)遗嘱继承实际上是对法定继承的一种排斥。
在遗嘱继承中,被继承人在遗嘱中指定的遗嘱继承人只能是法定继承人中的一人或数人。(若是被继承人指定由法定继承人以外的人继承的属于遗赠。)
 3.遗嘱继承的适用条件。
在被继承人死亡后,只有具备以下条件,才按遗嘱继承办理。1.没有遗赠抚养协议;2.遗嘱继承不能对抗遗赠抚养协议中约定的条件;3.被继承人立有合法有效的遗嘱,这是遗嘱继承发生的必备条件;4.遗嘱中指定的遗嘱继承人未丧失继承权,也未放弃继承权,具有继承资格。
 二、有关法定继承的相关规定
 1.法定继承的概念。
法定继承是指全体继承人按照继承法规定的继承人范围、继承人顺序、遗产分配原则等继承遗产的一种继承方式。当被继承人生前未立遗嘱处分其财产或遗嘱无效时,应按法定继承的规定继承。又称为非遗嘱继承。
 2.法定继承的特征。
(1)法定继承中法定继承人是基于一定的身份关系而确定的,法定继承是以身份关系为基础的。
(2)法定继承中有关继承人的范围、继承的顺序以及遗产的分配原则的规定具有强制性。
(3)是遗嘱继承的补充。目前,我国继承法上,法定继承与遗嘱继承同为继承方式,是一种主要的继承方式。在适用效力上,法定继承的效力低于遗嘱继承,遗嘱继承的效力优于法定继承。在继承开始后,被继承人如果留有合法有效的遗嘱,则优先适用遗嘱继承。因此,法定继承是对遗嘱继承的补充。
(4)是对遗嘱继承的限制。在法定继承中,法律的规定是对被继承人意志的推定,但在遗嘱继承中,遗嘱不能违背法律的限制性规定。特留份制度即被继承人必须在遗嘱中为缺乏劳动能力且没有生活来源的法定继承人保留必要的遗产份额。因此,法定继承也会对遗嘱继承产生一定的限制。
 3.法定继承人的继承顺序。
第一顺序:配偶、子女及其晚辈直系血亲、父母以及对公婆、岳父母尽了主要赡养义务的丧偶儿媳和丧偶女婿;第二顺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继承开始后,应由第一顺序人继承,第二顺序的继承人不能继承。只有在没有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的情下,或者第一顺序继承人全部放弃继承权或丧失继承权的情况下,第二顺序继承人才可以继承遗产。
 4、法定继承的适用范围。
被继承人死亡后,有遗赠抚养协议的,先执行遗赠抚养协议;其次是遗嘱;最后是法定继承。依照《继承法》第27 条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遗产中的有关部分按法定继承来办理:1.被继承人生前没有立下遗嘱;2.遗嘱继承人放弃继承或受遗赠人放弃受遗赠;3.遗嘱继承人丧失继承权;4.遗嘱继承人、受遗赠人先于遗嘱继承人亡;5.遗嘱无效部分所涉及到的遗产;6.遗嘱未予处分的遗产。
 二、关于本案应如何处理
根据法律规定,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办理,遗嘱继承优于法定继承。由于牟忠贵已去世,按其生前所立遗嘱,被继承人牟忠贵名下的位于大连市西岗区沈铁铭悦A2区2号楼1单元8-3号房屋由被告牟虹霖继承。

黄玉敏

责编:大宣 来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05-2008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