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院简介 工作动态 工作简报 以案释法 裁判文书 法律法规 信访通讯 诉讼指导 12345在线服务 预决算公开
邮箱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动态
大连中院通报三起知识产权审判典型案例
发布日期:2021-04-25      浏览
4月26日是第21个世界知识产权日,为充分发挥知识产权典型案例的示范引导作用,结合近年来大连法院审理的知识产权案件情况,大连市中院今天发布三起知识产权典型案例,分别是:
1、大连某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2、刘某等三人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案
3、安某某公司侵犯某系列图案作品复制权、发行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案
这三个案例包含侵害商标专用权纠纷、不正当竞争纠纷等多种类型,都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案例,具有较强的典型性、代表性和普法性。
案例一
大连某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简要案情
原告赛某某世尔(上海)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赛某某公司”)诉被告大连某科技有限公司(原大连赛某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顺友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原告上海赛某某公司注册了“赛某某”“赛某某世尔” “赛某某科技”“赛某某世尔科技”等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类别分别为商品类别第9类(化学仪器和器具,测量器械和仪器,流量表等)、服务项目类别第35类(广告、商业管理辅助、组织技术展览、进出口代理等),商标均在有效期内。
赛某某世尔科技公司(美国注册公司)系“THERMO FISHER SCIENTIFIC”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类别为第9类)、“THERMO FISHER SCIENTIFIC”商标(核定服务项目类别为第35类)的权利人。
原告上海赛某某公司是赛某某世尔科技公司间接的全资子公司,赛某某世尔科技(中国)有限公司亦是赛某某世尔科技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赛某某世尔科技公司将赛某某英文系列商标授权给上海赛某某公司在中国范围内使用。
上海赛某某公司成立于2004年12月23日。赛某某世尔科技(中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8月11日,经营范围包括仪器、实验室设备等,以及与经营产品有关的技术服务。赛某某世尔科技(中国)有限公司自2014年至本案诉讼前,与案外人包括位于辽宁省大连市的购货方签订了较多的销售合同,亦通过媒体宣传及参加展览会等多种形式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较多的推广活动,自2016年至2019年,营业收入逐年上升,2019年度主营业务收入超过86亿元。
被告大连赛某某公司成立于2019年11月8日,经营范围包括仪器仪表、实验室设备、机械设备及零部件等的设计、制造、销售并利用互联网经营等。在原告起诉后,该公司变更企业名称为大连某科技有限公司。
原告申请公证机关保全的证据证明:
1.“thermofisherscientific.cn”为被告大连赛某某公司(现大连顺友公司)进行备案登记的域名,注册时间为2020年5月26日;
2.该网站的多个网页包括产品、专利证书等使用“赛某某商标”标识,产品标注了“R”;
3.公司简介显示成立时间为2000年;
4.专利证书项下展示的专利权人均“大连赛某某科技有限公司”。
2019年11月,被告大连赛某某公司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注册“赛某某商标”商标,指定使用在第35类服务上;申请注册“赛某某商标”商标,指定使用在第9类商品上,均被驳回。
此外,被告官网所展示的前述八份实用新型专利证书上载明的授权公告号所对应的实际专利权人为案外人,并非大连赛某某公司。
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
一、被告大连某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在网站上侵犯原告注册商标的行为;
二、被告大连某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删除在网站上发布的虚假的其成立时间和专利证书的宣传信息;
三、被告大连某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赛某某世尔(上海)管理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共计10万元;
四、驳回原告赛某某世尔(上海)管理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例二
刘某等三人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案
简要案情
2015年下半年开始,刘某、穆某某、高某某(已殁)共谋通过淘宝网“某店只卖KENZO”网店销售假冒KENZO品牌的服饰。刘某注册淘宝卖家账号并提供收款支付宝账号,供其本人及高某某使用;刘某、穆某某在国外购买样品发回国内;高某某在国内经营网店业务,联系张某按照样品仿制假冒KENZO品牌服饰,之后通过网店冒充代购正品进行销售。2016年11月,因高某某病重,刘某、穆某某回国逐步接手网店经营,直至2016年12月高某某病逝后,二人全面负责网店日常运营管理业务,陆续招聘员工,通过网店宣传“某国正品代购”,大量销售假冒KENZO品牌服饰。孙某、郑某某、阎某某、王某、鲍某某系网店员工,分别负责仓库管理、发货,客服人员的管理、培训,销售、退换货等工作,并为假冒品牌服饰悬挂吊牌。刘某根据孙某、郑某某、阎某某、王某、鲍某某各自销售额给予五人销售提成。
经鉴定,自2015年9月12日至2017年9月20日,刘某、穆某某等人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后收取货款23622097.3元。公安机关在刘某、穆某某处查获了假冒KENZO品牌的服装及包装盒、包装袋、吊牌等,经鉴定,假冒商品合计价值21305733.6元。
刘某、穆某某销售金额23622097.3元,违法所得18935802.3元;孙某违法所得45003元;郑某某违法所得54212.9元;阎某某违法所得39564.7元;王某违法所得27550.8元;鲍某某违法所得6540元。
2015年下半年至2017年9月,张某按照刘某、穆某某、高某某提供的KENZO品牌正品服饰样品和要求生产、加工假冒KENZO品牌服饰,销售金额4686295元。案发后,公安机关在张某处扣押尚未销售的带有KENZO系列商标标识的商品,价值142010元。张某非法经营数额为4828305元,违法所得4469421元。为加工假冒品牌服饰上的印花、刺绣商标标识图案,受张某委托,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及实际经营者樊某某、上海某某服饰有限公司及法定代表人王某顺在张某提供的服装裁片上,分别以绣花、刺绣、印染等方式制作“KENZO”及相关图形注册商标标识,各向张某收取96920元、65741元的加工费。
为制作假冒KENZO品牌服饰配套的领标、洗标、吊牌、包装袋,经张某联系,上海某某某服饰有限公司及蔡某某、上海某塑料制品有限公司及实际经营者付某某均未经商标权人授权,擅自制作、销售印有“KENZO”系列商标标识的吊牌、领标、水洗标304000个及包装袋42700个,分别以41830元、12383元的价格销售给张某。
肯佐股份有限公司是“KENZO”商标、KENZO图形商标的注册人,核定使用商品包括服装。案发时,上述商标均在有效期限内。经商标权人的授权代表鉴定,涉案扣押的带有“KENZO”字样和相关图形标识的服装类商品及标牌、吊牌、包装袋、水洗标等物品均为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物品。肯佐股份有限公司未授权本案各被告人、被告单位生产、销售带有“KENZO”及相关图形的商品、标识。
裁判结果
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11月15日作出(2018)辽0203刑初315号刑事判决:对被告人、被告单位等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至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或单处罚金、没收违法所得及扣押的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等。宣判后,部分被告人、被告单位上诉。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0年11月11日作出(2020)辽02刑终190号刑事判决,对被告人刘某、穆某某的没收违法所得部分予以改判,其他部分维持原判。
法院经审理认为:
刘某、穆某某、孙某、郑某某、阎某某、王某、鲍某某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销售金额数额及未销售货值金额数额均巨大,其行为侵犯了他人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国家的商标管理制度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已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并且,其销售金额和未销售货值金额均达到同一法定刑幅度,依法在同一法定刑幅度内酌情从重处罚。上述人员共同实施犯罪行为,是共同犯罪。刘某、穆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穆某某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可以酌情从轻处罚。孙某、郑某某、阎某某、王某、鲍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辅助作用,系从犯。
刘某、穆某某成立的公司并无正常的经营业务,成立后仅从事案涉违法犯罪活动,案涉网店店铺以刘某个人名义登记注册,销售假冒商品所得非法利益主要由刘某、穆某某二人所得,可见,本案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犯罪行为应以个人犯罪论处,而非单位犯罪。
张某、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上海某某有限公司均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标识,分别达到情节特别严重和情节严重,樊某某、王某顺作为上述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其行为均侵犯了国家对商标的管理制度和他人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
上海某某某服饰有限公司、上海某塑料制品有限公司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伪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并销售,分别达到情节特别严重和情节严重,蔡某某、付某某作为上述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其行为均侵犯了国家对商标的管理制度和他人的商标专用权,构成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
案例三
安某某公司侵犯某系列图案作品复制权、发行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案
简要案情
原告提出诉讼请求:
1.判令安某某公司立即停止侵害原告Baby Milo图案及Baby Milo衍生图案(以下简称Baby Milo系列图案)作品著作权(复制权、发行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
2.判令安某某公司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虚假宣传)的行为;
3.判令麦某某店立即停止侵害原告Baby Milo系列图案作品著作权(复制权、发行权)的行为;
4.判令安某某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费用合计人民币500万元;
5.判令安某某公司对其侵权行为在安某某公司官网、微博及微信公众号上公开向原告赔礼道歉并消除影响,持续发布时间不少于30日。
安某某公司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1.原告不享有Baby Milo系列图案的著作权、不能证明高桥健一是Baby Milo系列图案的作者且图案也不具有独创性。
2.安某某公司并未侵犯原告主张的著作权。
3.安某某公司不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请求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麦某某店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安某某公司在麦某某店租赁场地自行装修并经营销售,在进商场经营前已向麦某某店提供营业资质等材料,案涉商标已获得国家相关部门的核准使用,拥有合法经营资格,麦某某店不存在侵犯原告著作权的行为,不应承担侵权责任。
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
一、Baby Milo图案体现了个性化的创作,具有独创性,符合我国著作权法规定的美术作品的构成要件。案涉Baby Milo系列图案的作者高桥健一是日本国籍,原告是享有案涉Baby Milo系列图案著作权的日本公司,我国与日本均是《保护文学和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的成员国,案涉Baby Milo图案尚在法律规定的保护期内,本案原告享有的著作权应受到我国著作权法的保护。Baby Milo图案作品的创作完成时间应认定为1999年2月5日,首次发表时间应认定为1999年7月1日。
二、安某某公司使用的安某某品牌标识及衍生标识与Baby Milo图案构成实质性相似,且其具有事先接触Baby Milo图案的合理机会和可能性,可以认定安某某公司有抄袭Baby Milo图案系列作品的故意。安某某公司在经营中使用安某某品牌标识及衍生标识的行为,构成对原告享有的Baby Milo系列图案作品复制权、发行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犯。
三、原告与安某某公司的主营范围均属服装服饰类,安某某公司在互联网上以抄袭摹仿原告品牌历史的方式,发布虚假、不真实的公司品牌简介信息,明显具有攀附原告品牌知名度、市场价值以及误导消费者的主观意图,对相关公众极易造成混淆和误认,构成不正当竞争。
四、麦某某店虽然并非侵权行为的直接行为人,但作为管理方,应当对其管理范围内出现的侵权行为承担法律及合同上的管理注意义务以及相应的法律责任。麦某某店在其管理的商场内悬挂安某某品牌标识、陈列并销售带有安某某品牌标识及衍生标识商品的行为,构成对原告享有的Baby Milo系列图案作品复制权、发行权的侵犯,依法应承担停止侵害的民事责任。
五、安某某公司的虚假宣传行为不仅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经营、竞争秩序,对相关公众、消费者极易造成误导,而且对原告的商业品牌信誉也会造成一定的损害,已构成不正当竞争,安某某公司应当承担消除影响的民事责任。安某某公司未经原告许可,复制、发行、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Baby Milo系列图案作品,侵犯了原告享有的Baby Milo系列图案作品复制权、发行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依法应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综上所述,本院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山市安某某服饰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害原告株式会社享有的Baby Milo系列图案作品复制权、发行权、信息网络传播权;
二、被告中山市安某某服饰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品牌简介中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并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在其官网首页显著位置刊登声明,消除其因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对原告株式会社造成的不良影响,声明连续发布时间不少于三十日;
三、被告大连某有限公司麦某某店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害原告株式会社享有的Baby Milo系列图案作品复制权、发行权;
四、被告中山市安某某服饰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原告株式会社经济损失及制止侵权的合理费用共计人民币500万元;
五、驳回原告株式会社的其他诉讼请求。
责编:大宣 来源:
关于我们 | 辽ICP备05011492 |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05-2008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All Right Reserved